×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故事:相親到暗戀3年富二代校草,剛見面他竟直接拉我閃婚了

Ashin 2023/03/01


和暗戀三年校草在相親市場偶遇后,我正嘀咕他怎麼跌落神壇了。

他說覺得我倆挺合適。

那這……我還是能跟他試試的。

1

浴室的水聲嘩嘩的響,我坐在床邊上抓心撓肝。

我閃婚了,結婚對象是暗戀了三年的江厭弛。

我糾結之際他裹著浴巾從浴室出來,周圍還帶著絲絲霧氣。

他坐到我旁邊。

用手肘挨了我一下。

整個房間是大紅色,我的臉燙的不像話。

2

「程意意,你膽子越來越大了。」

我還在睡夢中,我老媽就開始在我耳邊念叨。

「你前天怎麼答應我的?」

我媽生氣的原因大概是因為我把她好姐妹介紹的相親對象放了鴿子,她在好姐妹那里吃了臉色才會坐在我的床邊大喊大叫。

可是我實在不明白,為什麼人一定要結婚了?

我自己的工資還算不錯,能夠養活我自己,而且不用擔心我自己以后為了什麼事情而去妥協。

可是好像在我媽的眼里,我這樣就是錯了。

我這樣就是離經叛道。

盡管她現在已經失婚了。

但是她還是固執的認為婚姻才是一個女人的歸宿。

隨著我的年齡越來越靠近三十,她想讓我結婚的心思越來越重。

有時候甚至不會過問我的意見,就私自讓她的好姐妹介紹一些她認為還不錯的相親對象。

可是她真的不太了解我。

我實在不是個什麼好的結婚對象。

我的爸媽身上都有我所無法企及且沒有的優點和美好品質,但是我仍然覺得我的童年不幸福。

生養都是需要負責的。

可是顯然,現在的我實在算不上一個合適的成熟的結婚對象。

實在是被逼的太緊了。

我決定租個男朋友。

這是我現在能想到的最好的辦法。

3

吃完早飯之后我沒事干就在相親角轉悠。

我們這邊的相親卷的要死,就是恨不得把自家全部財產打到橫幅上。

要麼博士要麼年入幾百萬。

像我這種不入流的小卒卒大概會被分到十幾群里面。

我正轉悠著,一個阿姨突然抓住我的胳膊。

「小姑娘,你是來相親的?」

我看著一臉急色的阿姨:「是啊,阿姨。」

阿姨直接來了一句:「叫什麼阿姨,叫媽!」

我:!!!

什麼情況,新型碰瓷?

阿姨也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急忙改口:「我有個兒子,還不錯!」

我這上午還想著要不要去租個男朋友,這時候就有人找上門來了。

可是看阿姨急切的樣子,我覺得還是算了。

要是人家兒子誠心誠意找女朋友,那我現在這樣不就是耽誤人家小伙子嗎?

我:「阿姨,我條件太差,還是算了。」

阿姨看了我一眼:「沒錯,就是你!」

我:啊?

阿姨:「我的意思是阿姨就看上你了。」

這話怎麼聽著怪怪的?

我還沒來的急再一次拒絕,阿姨已經跑遠了。

邊跑還在那邊喊著:「明天中午舊釋餐廳,記得一定要來哦!」

我遇見了比我媽還要社牛的阿姨?

話說明天去見一面也是可以,看看情況,要是不行的話就真的只能去網上找一個「假男朋友」回家了。

中午回家的時候。

我媽又拿著照片走了過來。

「意意,你看看,你張阿姨的這個侄子怎麼樣?」

我看著照片上面的人。

話說宰相肚里能撐船,這張阿姨侄子肚子上面能坐個人。

也不知道我媽是被灌什麼迷魂湯了。

覺得長得丑的安全。

我將手里的包放下。

轉頭看向我媽:「媽,我有男朋友。」

我媽震驚的看著我:「什麼時候的事情?」

我,我能說我也不知道嗎?

但是她好像并不想知道我的答案,緊接著問我:「那就那天帶回來見見吧!」

我:「好!」

我知道,我媽一個人養大我很不容易。

我也知道我爸的出軌對于她來說打擊太大。

我心疼,但是我無法理解她還是迫切的想讓我結婚的這件事。

就好像在她的心里我的婚姻可以填滿她的遺憾似的。

其實這些年我一直都有一個疑問,我爸媽到底是怎麼失婚的。

而且我媽只告訴我他們失婚的原因是我爸出軌了。

可是那段時間我連我爸都沒有見過。

他們失婚很久之前我就已經沒有再見過我爸了。

好像一切真相都是從媽媽的最里面說出來的。

我已經有二十年沒有見過爸爸了。

我知道這樣的想法對于媽媽是不公平的,但是我還是忍不住的想,是不是我錯過了什麼事情?

4

我來到了舊釋餐廳。

相親對象還沒有來。

哦不,應該是那個阿姨的兒子還沒有來。

他應該也不喜歡相親吧,不然為什麼會來的這麼遲?

就在我覺得他不會來的時候。

我的頭頂傳來聲音。

「你好!」

我轉過頭。

江厭弛長得實在好看,我一眼就認出了他。

他還是和當年一樣,清秀俊朗,坐在了我對面。

這是我可以擁有的嗎?

當年男神跌落神壇,再見面居然是在——相親市場。

我實在無法想象像江厭弛這樣的人居然也需要相親。

我還在心里面嘀咕。

江厭弛:「嗯,我說一下我的情況,我是以結婚為前提的相親,家里面情況還行,我在醫院工作,自己有房。」

這不就是謙虛了嘛。

江厭弛當年南安高中誰人不知誰人不曉。

他媽還是我們那屆的年紀主任,他爸是南安醫院院長。

妥妥的富二代。

這叫情況還行?

我說我怎麼覺得昨天那個阿姨有點眼熟,原來是他媽啊。

見我一直不說話,江厭弛:「你這是,看不上我?」

我:?

這茶言茶語到底是和誰學的?

「沒有,沒有,我這邊情況有點特殊。」

江厭弛:「怎麼個特殊法?」

我:「我媽特別想見我男朋友,所以……」

江厭弛:「正好,我媽也特別想。」

我:「我媽特別想讓我結婚。」

江厭弛:「我媽也特別想。」

我:「那……」

江厭弛:「我覺得我們還挺合適的。」

這話要是從別人嘴里面說出來,我會覺得很油膩。

但是在江厭弛嘴里面說出來,我總覺得他也是被逼婚了。

「那個,你不覺得咱們這個話題聊的有點深了嗎?」

江厭弛:「你要是覺得太快了,那就按照你的節奏來,我配合你。」

我去,這人!

什麼好話都讓他說了,還好像占了他便宜似的。

我:「要不,咱們先加個聯系方式?」

「好。」

江厭弛掏出手機點開他的二維碼,我掃了一下。

頭像還是當年那個。

……

天黑的時候我說自己打車回家,但是江厭弛還是堅持要送我回家。

等我拖著疲憊的身子躺在自己的床上的時候。

我媽端著牛奶走了進來。

「剛才,送你回來的那個人是你男朋友?」

我從床上爬了起來,耷拉著腦袋:「嗯。」

我媽下面的話是我沒有想到的:「那你明天帶回家里來吃飯?」

我媽實在太著急了。

「媽,人家是醫生,很忙的,明天說不定有手術了。」

我媽:「醫生總有吃飯的時間吧!那不行就后天,后天總有時間吧!」

我:「好,就明天吧!」

今天和江厭弛聊了很久,他說他明天休息。

5

晚上躺在床上的時候我看著江厭弛的頭像。

他好像根本不記得我,這樣也好。

我發了個表情包:「在嗎?」

江厭弛那邊秒回:「我在。」

「你明天有時間嗎?我媽想請你來我家吃個飯。」

這句話發出去之后,那邊很久沒有回消息。

江厭弛應該也沒有想到我這邊這麼著急吧!

我放下手機準備去沖個澡,著急也沒有用。

實在不行明天找個理由搪塞過去。

反正就算把江厭弛帶回家我媽也不喜歡。

她不喜歡長的帥的。

洗完澡之后,我隨手拿了一根毛巾一邊擦著頭髮,一邊拿起手機。

手機屏幕亮了起來,我看見了江厭弛回的消息:「好!」

這種感覺很奇怪,我總覺得這樣不好,但是又說不上來哪里不好,這樣的江厭弛好像離我太近了。

高中的時候。

第一次見江厭弛是在周一上早自習快要遲到的時候。

那天我起遲了,然后正低著頭準備勇闖校門的時候,江厭弛一把扯住我的書包。

「周一遲到是會被通報批評的。」

他一邊說一邊拽著我往旁邊走。

我:「我知道,可是就這一個門,不從這里進,難道是要逃課嗎?」

江厭弛看著我,笑了笑,迎著早晨的朝陽,少年耀眼的像電視劇里面被專門打了光的男主角。

「我知道那里能進去,你要不要來?」

我鬼使神差的跟著江厭弛,大概是嫌我走的太慢了,江厭弛直接牽著我的手,他的手指修長,相比較而言,我的小胖手實在算不上好看。

他帶著我來了一堵墻前面。

我:「這是,我們要翻過去嗎?」

江厭弛:「當然不。」

他的眼睛很好看,帶著笑的眼眸像是盛了星光一樣。

我愣愣的看著他的眼睛,突然覺得自己的耳朵有點發燙。

他轉身過了墻之後來到了一個廢棄的大鐵門前。

這是學校以前的舊校門,很久不用了。

已經被上了鎖,我們根本進不去。

江厭弛轉過頭看著我:「給你變個魔術。」

然后他將鐵門的一根桿子往上提了一下,居然是斷的。

江厭弛很快就將那根桿子卸了下來,然后看向我:「這里可以過去,神奇吧!」

鐵欄桿少了一根之后,我們正好可以過去。

等我們兩個過去之后,江厭弛又將欄桿安裝好。

然后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土。

「好了,去上課吧。」

然后他就走了。

嗯,這樣的事情實在算不上心動,但是江厭弛確實成了我無法和別人說的秘密。

可是我們的緣分卻止步于此。

之后我很少再見江厭弛,就算再見也不過是學校組織的活動。

甚至,他還不知道我叫什麼名字。

6

江厭弛是個行動派,他給我發消息說他到了的時候我還在刷牙。

江厭弛:「你要不要先下來看看我這樣正式嗎?」

我笑了笑,江厭弛居然還有不自信的時候。

我認識的江厭弛可不只是個好學生。

他要做的事情那件不是最好的?

就今天,見我媽居然還不自信了。

我急忙下樓,江厭弛的車就停在我家樓下,他靠著車門,低著頭看著地下,不知道在想什麼?

聽見了我的腳步聲,他抬起頭。

和以前不一樣,今天的他西裝革履,風度翩翩。

「我這樣怎麼樣?」

我看了一眼眼神急切想要知道答案的江厭弛。

「很好!」

然后朝他豎了個大拇指。

他很好,但是我怕我媽會為難他。

江厭弛牽上我的手的時候我愣了一下,就好像時光又回到了那時候。

我媽開門看見我兩的時候,眼神也愣了一下。

但是還是很快的反應過來。

「來來來,坐坐坐。」

我媽一直在和江厭弛說話 ,江厭弛也很自然的回答,我總覺得他們之間太和諧了。

我湊近我媽:「您不是不喜歡帥的嗎?」

我媽:「膚淺,我只是怕你被騙。」

好家伙,江厭弛身上是有吸家長的體質嗎?

為什麼他們總是覺得江厭弛是好孩子。

天然的信任。

雖然江厭弛對答如流,但是我還是怕被我媽看出端倪。

畢竟姜還是老的辣。

我媽:「那麼啥時候在一起的?」

我:「很久了。」

江厭弛:「昨天。」

好家伙,沒對話術,穿幫了。

好在江厭弛比較機智:「我們是在一起很久了,但是上個月意意覺得我工作太忙了,要和我分手,我們昨天才和好。」

好家伙,這人是 一點虧都不吃。

連這麼奇葩的理由都想的出來。

我真的是有苦難言。

我媽:「是嗎?」

我:「對啊對啊。」

我媽:「我們家意意不懂事,有時候是不太會體貼人。」

江厭弛:「沒事的,阿姨,確實是我疏忽了。」

頂級男綠茶出現!

我媽:「那你們打算什麼時候結婚啊?」

江厭弛:「我這邊什麼都準備好了,只要意意同意,我隨時可以。」

我媽拍手叫好:「那就這個月吧!反正這個月好日子多。」

不是這事情怎麼越來越不受控制了。

怎麼還討論到結婚這一步了。

不是,這節奏也太快了吧。

就算是恨嫁也沒有這麼恨的吧。

我這個當事人還沒有開口了。

他們兩個好像已經開始不管我的死活了,甚至已經開始聊到了婚禮的細節,以及蜜月該去哪里了。

我默默舉手:「那個,你們可以征求一下我的意見嗎?」

我媽:「你什麼意見?」

我:「我現在還不想結婚。」

我媽:「那你不用意見了。」

江厭弛:「阿姨,意意的意見很重要,是我做的不夠好,所以意意才會猶豫的。」

我:奧斯卡欠江厭弛一個影帝!

7

我糊里糊涂的結了個婚。

婚禮上面我看著和我一樣緊張的江厭弛。

「你的發言稿背的怎麼樣了?」

江厭弛:「我全忘記了。」

好家伙,別人結婚哭的稀里嘩啦的,我兩結婚,直接上面尬住。

說實話我也忘了,現在腦袋里面一片漿糊。

昨天晚上背的詞全部忘記了。

臨上台的時候江厭弛在我耳邊悄悄說了一句:「臨場發揮吧!你一直很優秀。」

這話也不知道是夸我還是損我。

我都不知道我自己說了什麼,下面掌聲雷動。

江厭弛的聲音從話筒里面傳出來:「老婆,謝謝你嫁給我,也謝謝你信任我。」

明明很普通的話,可是從江厭弛的嘴里面說出來,我就是很想哭。

江厭弛總是讓人很信服。

他的身上一直都很有魔力。

我總覺得我和江厭弛的婚姻來的莫名其妙。

就像現在,江厭弛就在浴室里,而我在外面。

聽見里面的水聲,我的臉上還是不自覺地紅暈。

我嫁給了江厭弛。

這是我最不切實際的夢了。

可是今天它實現了。

8

我看著手里面的紅本本,它剛被我從抽屜了里面找出來。

上面明晃晃的「結婚證」三個大字告訴我這真的不是一場夢。

江厭弛出來的時候,身上只裹著一件浴巾,他一邊擦著頭髮一邊向我走來。

他逆著光,嘴角帶笑。

我的心恍惚間漏了一拍。

江厭弛一直都有讓人心動的資本。

江厭弛看了一眼我手中的結婚證。

「現在我們是合法夫妻了。」

他這話實在很難讓人不浮想聯翩。

「睡吧!」

江厭弛開口,然后開始攤被子。

不是,真的純睡覺啊!

這怎麼和我想的不一樣。

我這該死的想象力。

我們兩個人就這樣躺在床上,寂靜的黑夜里面,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認床的緣故,我實在睡不著。

「江厭弛,你睡了嗎?」

「沒。」

我覺得我現在的臉一定紅的和猴屁股一樣。

江厭弛離我很近,從剛才的聲音聽的出來,他也沒有真的睡著。

過了很久,我們都沒有再開口說話。

我覺得江厭弛應該是睡著了。

畢竟今天他忙了一整天。

我小心的翻了一下身體,趁著月色,他的側臉被我看了個真切。

他的睫毛很長,比女孩子的還要長。

我沒忍住伸手碰了碰他的睫毛。

這樣的男人睡在旁邊。就像是好吃的肉吃不到嘴里面的感覺,難受!

我正打算睡覺的時候,江厭弛突然降我一下子摟到他的懷里。

「你精力很好?」

我,這臉紅心跳的台詞。

江厭弛突然開口,那就意味著他剛剛沒睡著。

「你,沒睡著啊。」

江厭弛抱了抱我:「嗯,你了?」

我:「睡不著。」

江厭弛:「本來想給你留點時間緩沖的。」

說完他親了親我的唇角。

「意意!」

「嗯。」

江厭弛一直喊著我的名字。

我不知道我的名字在他這里是有什麼意義嗎?

事情發生的很自然,總覺得江厭弛很小心,但是我又說不上來。

第二天起來的時候江厭弛已經去上班了。

看著他寫的便利貼,心里面暖暖的。

8

門鈴響的時候我正在換床單。

是江厭弛的媽媽。

他媽媽一直抓著我的手,和我話家常。

可是怕老師好像是學生的本能。

盡管已經出入社會這麼長時間,但是我依舊害怕老師。

江厭弛的媽媽也和我說了事情的真相。

她確實在那天就認出了我。

倒不是她的記性有多好,也不是因為我學生時代有什麼讓人難以忘懷的事情。

而是江厭弛的書桌上,一直都有我的照片。

他媽媽說這話的時候我很驚訝。

我不知道江厭弛為什麼會有我的照片,也不知道為什麼江厭弛那麼早也喜歡我。

江厭弛回家的時候,我坐在沙發上面。

他圍著我:「老婆怎麼了?」

我:「江厭弛,你說,你是不是早就喜歡我?」

江厭弛笑了笑:「你知道了。」

我:「嗯。媽白天來過了,告訴我一些事情。」

江厭弛:「那你了,有沒有很早喜歡我?」

我:「你先說你的,為什麼喜歡我?」

江厭弛:「因為那是我第一次遲到。」

我震驚:「不是,合著你第一次就知道了那個鐵欄桿的存在。」

江厭弛:「那倒不是,那天我真的準備翻墻的,但是看你不敢,只能換個方法,沒想到那個鐵欄桿正好壞著,誤打誤撞。」

好家伙,這人這話怎麼這麼離譜。

我:「那你就那樣喜歡我了?」

江厭弛:「不是,只是覺得你很可愛,然后關注了之后發現還是挺可愛的。」

「那我照片你哪里來的?」

江厭弛:「從你們班主任那里要的。」

這人真的是絕了,臉皮比城墻還要厚。

9

我和江厭弛結婚的第二年我媽就走了。

其實她和爸爸沒有失婚,她只是太想爸爸了,所以陪不了我一輩子。

我永遠不會忘記初三那個晚上媽媽抽泣的聲音。

爸爸離開之后,媽媽一直都很堅強。

可是她還是無法告訴我,我的爸爸已經離開了。

她好像在騙我,也好像在騙她自己。

如今她終于得償所愿。

江厭弛陪我收拾完媽媽的遺物,那天天很藍。

是不是因為她很開心要去見她愛的人,所以老天也不曾為她的離開掉一滴眼淚。

江厭弛擁著我上車的時候我問了江厭弛一句。

「媽媽是不是覺得我耽誤她去見爸爸了?」

江厭弛抱著我沒有說話。

我的媽媽,好像一直都很有主意。

(原標題:《相親遇見男神》)

本故事已由作者: 廢杳杳,授權每天讀點故事app獨家發布,旗下關聯賬號「深夜有情」獲得合法轉授權發布,侵權必究。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