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故事:我懷孕7月跟老公出門旅游時,他在車上私會美女乘客

Ashin 2023/03/14


我懷孕7月,跟老公坐區間車去旅游。

豈知,他不僅趁我熟睡,跟車上的美女乘客密聊。

還恬不知恥,跟人在廁所私會……

*

候車大廳里人不少,他帶著妻子好不容易找到兩個座位,剛坐下不到五分鐘的功夫,就傳來了廣播的聲音:

旅客們請注意,由深圳北開往廈門北的D2282列車現在開始檢票。

他一只手拉著行李箱,一只手牽著妻子,往檢票口走去。

妻子懷孕7個月了,肚子又大又圓,寬松的孕婦裙套在身上,讓她看起來像一只笨重的企鵝。

妻子想要在孩子出生前再跟他旅游一次,她說以后很難再有二人世界的機會了,所以他請了四天假,訂了去廈門的區間車票。

檢票的隊伍緩緩地向前蠕動,中間甚至一度停滯不前,應該是前面又有人胡亂操作,檢票機不開閘,人過不去。

像大多數趕時間的人一樣,他對這種情況特別反感,總無法理解怎麼會有那麼多傻不拉唧的人,明明操作很簡單。

要麼刷身份證感應過閘,要麼把車票塞進檢票口,等它從另一個口彈出來再過閘,卻還是老有人拿車票去感應,拿身份證去塞檢票口。

排在前面的人還挺多,他又開始擔心會錯過檢票時間,每次坐區間車他都有這種擔心。

如果不是妻子大著肚子不方便,他肯定會早早就到檢票口排隊,而不是費那麼大勁去找座位坐著候車。

他向前張望著,巴不得眼神的關注能促使隊伍加速前進。

妻子倒是不怎麼著急,注意力全在手機上,朋友圈刷個不停。

早就不是熱戀期的小情侶了,以前在學校的那些夜晚,隔著大半個校園,在各自的宿舍里,也能打著電話沒完沒了地聊,天南地北無所不談,直到夜深人靜,才依依不舍地掛電話。

現在,兩個人站在一起,之間的距離不過十厘米,卻幾乎無話可說。

他無趣地把視線從妻子身上移開,又看向隊伍前方。

這一眼,他怔住了,面前黑壓壓一片后腦勺當中,有人回了頭。

一頭陶瓷燙的亞麻色中卷長發輕輕甩過空中,一絲洗發水的淡香若有似無地飄了過來,長發下的那張臉,精致、漂亮。

人群當中,他看到了她,她也發現了他。

她莞爾一笑便回過頭去,他的心卻亂了。

他忍不住朝那女人的背影多看了幾眼,但女人沒再回頭了。

他又看了看身旁的妻子,妻子沒有察覺。

檢票的隊伍終于快了起來,他們總算沒有錯過時間。

車廂里更擠,他拖著行李箱走在前面,妻子在后面跟著。

過道實在窄,通行屢屢受阻,加上剛才檢票時已經站了好一會兒,妻子終于開始有些不耐煩,連問了他幾次:「找到座位沒?」

他在一個包廂前停了下來,對照完車票上的信息,淡淡地回應妻子:「找到了,就這里。」

目光順勢朝包廂里看,里面已經坐了三個乘客,其中一個竟然就是剛才那個女人,她坐在靠窗的位置。

從三個人狀態看,不難分辨出那女人是獨自乘車,另外兩個是結伴的。

女人竟也記得他,再次朝他笑笑,他也笑了一下,但很隱蔽,身后的妻子沒有發現。

這是一個軟臥包廂,但僅被作為軟座使用,上鋪不讓放行李和坐乘客。

他把行李箱塞到座位底下,跟妻子在沒人的那排位置上坐下,隔著一張小桌子,那個女人和另外兩個人坐在他們對面。

列車啟動了,車窗外的景物以越來越快的速度向后退去,那些本是固定著的花草樹木仿佛長了腿一般飛速地從眼前掠過,不安分得如同他此刻的心情。

妻子輕輕碰了碰他的手臂,撒嬌地說:「老公,我餓了。」

他從袋子里拿出事先準備好的食物:牛奶、面包,還有幾包零食。

懷孕之后,妻子的胃口比之前大了不只一個檔次,吃得多了,也更容易餓了。

看著妻子胖乎乎的手臂,他想起最初相識時妻子那嬌小可愛的模樣,卻恍如隔世。

他記得戀愛那會兒他總是跟妻子說:「你太瘦啦,要多吃一點,不管你吃多胖我都愛你,最好把你養成大胖子,才沒人把你從我身邊搶走。」

現在,這些話就像無數嘲諷的目光,冷冷地盯著他。

他覺得妻子只是變了體型,他卻似乎是變了心,難道自己真的是一個無恥的騙子?不至于。

至少從以前到現在,他沒做過對不起妻子的事,他常常告訴自己,這些都只是暫時的雜念,等小孩子出生就好了。

他不禁心懷愧疚,朝妻子身邊靠了靠,陪她一起在平板電腦上看綜藝節目。

看到搞笑的地方,妻子哈哈大笑,他也跟著笑,似乎這樣,他才能夠安心一點。

但很快,剛塑造起來的決心就再一次被瓦解。

他發現自己根本沒心思看什麼綜藝節目,他知道對面的女人一直在有意無意地看著他,實際上,如果他不偷看那個女人,又怎麼會知道女人在看他呢?

這樣的目光交接,隱秘而短暫,卻殺傷力十足,恰恰妻子神經大條,從始至終都被蒙在鼓里。

一集節目都沒有看完,妻子就困了,嗜睡是大部分孕婦除了吃之外的另一大特征。

妻子趴在小桌子上沉沉地睡去,雖然比以前貪睡,但出門在外尤其是搭車的時候,她很少靠在他的身上睡,她說靠著睡是舒服,但是那樣老公太累。

然而這些溫暖的點滴,此時此刻他根本想不起來了。

妻子一睡著,他只感覺內心深處的欲念立馬瘋狂地萌芽生長,如順藤而上的爬山虎,一點點侵占他的思覺神經,一步步吞噬他的理智和良心。

而欲念的來源,正是坐在對面的這個女人。

他的視線終于肆無忌憚地鎖定了這個女人,旁邊另外兩個乘客一直各自看著手機,沒有任何人留意到這一場干柴烈火般的眉來眼去。

目光游過她的柔順長發,游過她的含情眉目,游過她的素齒朱唇,一直順著膚如凝脂的頸部往下,停留在女人衣領處……

他的喉結不由得上下抽動,一下一下的,那是饑渴的聲音。

女人也沒有要遮掩的意思,任由他看。

當他們的眼神再一次對上時,女人笑靨如花,他更是有如被電擊一般,全身酥麻,頭腦發熱。

很快,他不再滿足于純粹的眉目傳情,他想和這個女人發生點什麼,哪怕只是和她說說話。

他看到了女人手機上打開著的微信界面,他也打開了微信,搜索「附近的人」,竟然真的看到了那女人的頭像。

他毫不猶豫地發送好友請求,女人也即刻就確認添加,眼神中沒有一絲驚訝,仿佛早已心中有數,恭候多時。

他發送第一條信息:「你好。」

女人回復:「你老婆醒了哦。」

他嚇了一跳,忙扭頭看,卻發現妻子睡得正香,再抬起頭時,看到女人正朝他調皮地吐了吐舌頭,眼里全是笑意。

他們開始你來我往地一條接一條地發信息。

面對面坐著的他們,沒有說話,不動聲色,熟睡著的妻子沒有發現,旁邊的乘客也沒有發現。

誰都不知道,兩個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已經在聊天工具上打得火熱。

上一次有這種心跳加速的感覺是什麼時候他已經想不起來,他甚至感覺他愛上了這個女人。

時間一分一秒地走著,列車沒完沒了地開著,沒完沒了,是他心中的渴望,如果這趟旅途沒有終點,如果身旁的妻子一直酣睡,那該有多好。

聊了很久之后,女人給他發了一條信息:「我去一下洗手間。」

接著她站了起來往外走,留給他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

他自然懂得這個眼神的意思。看了看還沒有醒過來的妻子,又煞有介事地欣賞一下窗外的風景,再若無其事地掃一眼那兩名乘客之后,他也站起來走了出去。

女人站在廁所外等著他,見他從包廂出來,女人便閃身進了廁所。

他跟上去,來到廁所門前,門上的標識顯示門沒有上鎖。

他賊頭賊腦地左右張望了一下,確認沒人發現之后,推門進入。

他不知道七年之癢是什麼感覺,但七個月的禁欲已經讓他成為一頭喪失理智的餓狼,什麼婚姻,什麼家庭,什麼愛情,這一刻全被拋之腦后。

他貪婪地親吻著她,放肆地撫摸著她。

當他把手伸進女人的裙底,企圖更進一步的時候,女人卻制止了他。

女人說:「很快就到漳浦了,我得下車了。」

他尷尬地停下動作,喘著粗氣問:「你不是也到廈門嗎?」

女人搖頭,接著說:「這樣就可以了,有緣再見吧。」

女人整理好衣服,最后在他臉上留下一個吻,便先走出了廁所。

他伸手掩面,心情久久不能平靜。

妻子的來電又嚇了他一跳,妻子醒了,看不到他便打電話找他,他撒了謊說在拉肚子。

這通電話讓他瞬間冷靜下來,擰開水龍頭洗了把臉,把女人留在臉上的唇印洗干凈。

再回到包廂,他發現女人已經不再看他了,仿佛從不相識,仿佛剛才的一切只是他一廂情愿的夢境。

妻子還在擔心他的腹瀉是否嚴重,他卻像丟了魂一樣,麻木不仁。

很快,漳浦站到了,女人下車。

很快,廈門北站也到了,他拉著行李箱,牽著妻子下了車。

他們來到檢票出口,他伸手進上衣口袋,準備拿出放在錢包里的車票,卻發現錢包不見了,心中陡然一陣恐慌。

他立刻渾身上下翻了個遍,連錢包的影子都沒看到,確實丟了。

幾千塊錢現金、車票、身份證、各種卡,全沒了。

那女人的雙手在他身上游離的畫面這時候浮現在他腦海里,他呆掉了,臉上一陣火辣辣。

發現錢包不見,妻子急壞了,忙跑去車務室尋求幫助。

他呆站在原地,拿起手機給女人發出一條信息,聊天界面上隨即彈出一小段文字:「對方開啟了好友驗證,你還不是他(她)的好友,請先發送好友驗證請求……」

(原標題:《區間車男女》)

本故事已由作者:堂主姓蔡,授權每天讀點故事app獨家發布,旗下關聯賬號「談客」獲得合法轉授權發布,侵權必究。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