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故事:我主持頒獎典禮,頒獎嘉賓是我分手3年的前男友,好戲開演

Ashin 2023/04/06


我主持頒獎典禮,頒獎嘉賓卻是我分手三年的前男友。

想起三年前他的不告而別,我實在是很想……

玩死他。

1

鎂光燈照射到頒獎嘉賓的那一刻,柴曉覺得自己要完了。

節目組本來只是說,要她臨時代班主持頒獎典禮,可誰也沒告訴她,孟哲會以頒獎嘉賓的身份出現在頒獎典禮上。

一個華語金曲的頒獎典禮,他一個演員過來湊什麼熱鬧?!

現場導演還以為她追星,問它:「柴姐,看見偶像了這麼激動啊?」

柴曉尷尬地扯了扯嘴角。偶像?呵!要真的是偶像就好了!最起碼除了激動不會有別的情緒,用不了多久也能穩下來。可孟哲帶給自己的可不僅僅是激動,還有一腔憤恨。

作為一個專業的主持人,她兢兢業業練口條,勤勤懇懇背台詞,一絲不茍練表情,可這些努力都將在她看見他的時候化為烏有——孟哲是她的前任,希望你過得不如我好的那種前任。

三年前他不辭而別,連一點希望也沒給自己留,走的那叫一個痛快。她在租的房子里哭了三天,總算是把對他的怨念差不多哭干凈了,收拾了東西換了住處,從此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工作上,成了拼命三娘。

後來她看著他從名不見經傳的小龍套混成了今天的XX影帝候選人,成天在電視機里刷臉,成天霸占熱搜前三名。她以為自己和他的世界再不會有交集,直到今天,她再次看見他才知道,以前嘴上說的「拜拜就拜拜,下一個更乖」都是騙人的。

她根本就放不下他。

這狗男人,柴曉心說,怎麼越來越好看了。

其實柴曉只是個編導,之所以臨時上場充當主持人,是因為今天的主持人正在另一個場子里主持。也就是說檔期撞上了。其他能代班的主持人一個在休年假,一個去國外度假,一時半會沒了能頂替的,柴曉才親自頂上。

反正她也經常主持年會什麼的,倒也不怯場。

而華語金曲又是自己公司的王牌節目,辦了有七八年了,她每年都來,熟得不能再熟。

她本以為還剩下半個多小時就要結束的頒獎典禮萬無一失,哪知道關鍵時刻被台上的頒獎嘉賓給攪和了。柴曉有點窒息,還有點氣不打一處來。

「柴姐,到你上場了!」導演組喊,柴曉聽著耳返里的聲音拎著麥克風上了台。

孟哲表情十分自然,完全看不出有一絲激動或者驚訝的意思。

「想不到今年‘最受歡迎華語女歌手’的頒獎嘉賓是孟老師。來之前導演組就跟我說是神秘人物,真沒想到是您。歡迎孟老師。」柴曉穩了穩心神,孟哲禮貌的微笑。

「謝謝。」他說。

「孟老師對咱們今年的‘最受歡迎華語女歌手’有什麼期待嗎?」

「期待談不上,但我確實很喜歡彭蘇蘇的歌。」孟哲落落大方,「不要誤會啊,我就是個普通粉絲。」他說完之后下面的粉絲一陣驚呼,分分鐘腦補一出娛樂圈情感大戲。

柴曉一晃神,她知道孟哲最近在和彭蘇蘇炒緋聞,在圈子里利用這種方式引爆人氣的不在少數,但聽他這麼云淡風輕地說出來,她還是不免一陣心酸。

你很可以孟哲,你比我絕情多了。

「好,那就請孟老師為我們揭曉今天的‘最受歡迎女歌手’吧,有請。」說完柴曉就退了下去,她怕自己失態。孟哲拿著手卡說了幾句話,引導大家看大屏幕。

最佳女歌手并不是彭蘇蘇。

柴曉早就知道結果,可此刻卻覺得有點解氣。

她和彭蘇蘇并無交集,所以這氣從何來不言而喻。

半小時后,頒獎典禮結束,一行人忙著收拾東西。柴曉在助理的攙扶下走進了多人化妝間——她真的穿不來高跟鞋,平日里做編導工作的時候要多休閑有多休閑,高跟鞋這玩意除非公司有事兒,要不然絕不上陣。

「呼……」柴曉脫了高跟鞋,光著腳丫子踩在化妝間的地上,冰冰涼,但總算是沒那麼累了。

「那柴姐,我先走了啊,我去幫忙收拾外面的東西。」助理說。柴曉點點頭。

「還是不習慣穿高跟鞋?」孟哲的聲音傳來,柴曉一驚,這才發現他在不遠處的椅子上坐著呢。

化妝間里沒人的時候不開燈,現在就柴曉面前化妝鏡上的燈亮著,可不是燈下黑,什麼也看不見麼?

「你什麼時候進來的?」

「有一會兒了。」孟哲說,「曉曉,好久不見。」

2

柴曉和孟哲在一起的時候還在讀大學,大四。

他們兩個也是奇葩,人家都怕一畢業就分手,他們倆非要趕在分手潮正熱的時候戀愛。勇氣可見一斑。

後來兩個人一起租了房子。因為都是編導專業,所以兩個人的實習方向也是一樣的。唯獨不一樣的是,柴曉運氣好,直接進了當地的衛視。孟哲比較慘,去了一個小型文化傳媒公司。

現在想起來,兩個人之間的問題或許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

柴曉變得越來越忙,孟哲也忙,但總也忙不到點子上。他可能自己也感受到了自己并不適合做編導。他的想法有點異想天開。直到後來文化公司里的人跟他說:「孟哲,你長得好,別做編導了,做藝人吧。」

他才覺得前面的路通了。

不得不說,上帝為你關了一扇窗,就會為你打開一扇門。孟哲做了藝人之后好運氣都回來了。他第一個通告是去參加一個小型的商演,就是商場開業,讓他去唱唱歌,結果這一唱歌不要緊,他被人群中的一個導演看上了。

導演不是太知名,但也從不拍爛片。

導演說:「小伙子,你唱歌一般,但你的形象適合演戲,我有個男三號感覺就是為你量身定做的,去不去?」

孟哲眼前一亮,這是機會,怎麼能不去?

戲是古裝戲,男三號是個太監的角色。

這事兒他當時沒跟柴曉說,因為柴曉根本沒時間聽。她幾乎天天后半夜回家,第二天一早很早爬起來,隨便扒拉一口飯就滾去了公司,意氣風發,精力充沛。

她總說:「孟哲,等我轉正了,我們就去租一個更大的房子吧。」

她第一次說這話的時候正窩在他懷里看綜藝片,孟哲抱著她的手一緊,心里有點不是滋味。

是多沒用的男人,要讓女人扛起一個家?孟哲看著每天起早貪黑的柴曉,暗下決心,一定要好好拼搏,早點混出點名堂,早點給她更好的生活,讓她不要這麼累。

說起來,兩個人的感情其實挺好的。錯就錯在他們不夠坦誠。

「孟哲,這是什麼?」柴曉拿著那份古裝戲男三的合同問。孟哲一驚。

「我……接了個戲。」孟哲說。

「你怎麼不告訴我?」柴曉問。

「你每天太忙了……」孟哲的聲音逐漸變小。可能是自尊心作祟,太監畢竟不算是男人,這讓血氣方剛的孟哲覺得有點難以啟齒。更讓他難以啟齒的是,他率先放棄了兩個共同的夢想——做紀錄片。

這年代說夢想似乎有點荒唐,可大學剛畢業的學生,誰心里還沒個白月光?

「你可以發個信息給我啊。」柴曉話里帶著幾分脾氣,「而你要去外地拍戲,一走好幾個月,你為什麼不跟我商量?你這樣去演戲,你的紀錄片……」

「我想著可以多賺點錢嘛。一集7000呢,一共30集的戲份,我覺得……」孟哲當時還不夠成熟,多少有點小孩子心性,以為撒個嬌柴曉就能原諒自己。但他錯了,柴曉這女人,得理不饒人。

「孟哲,」柴曉生氣了,「我們才畢業,不要那麼著急為了賺錢放棄自己的理想好嗎?你不說要做最棒的紀錄片嗎?你……」

「曉曉,我現在不想做了。紀錄片賺得太少,我不能讓你一個人撐著這個家吧?那我也太沒用了。」

「孟哲……你……」柴曉氣得渾身抖,她一直以為孟哲是那種可以為了理想披荊斬棘的人,哪怕前路困難重重,但也不會輕易說放棄。

而她之所以答應孟哲和他在一起,有一部分原因就是因為他當時說過一句:「以后我要做全中國最好的紀錄片。」柴曉對紀錄片也有著難以言說的執著,兩個這才人一拍即合。

紀錄片這個夢想支撐著兩個窮困的年輕人不辭辛苦,也支撐著他們雖然貧困但永遠動力十足。

可人活著,首先要解決溫飽。柴曉為了支持孟哲,主動扛起了照顧家庭的責任,去衛視做不喜歡的綜藝,好能拿到足夠兩個人吃飯的工資。她以為她這麼做,孟哲就能安心地為了兩個人的夢想努力,可她錯了。孟哲并沒有堅持,他放棄了。

孟哲也不再說話,他沒告訴她,他最大的夢想并不是紀錄片,而是她啊。只要能和她在一起,做什麼或許真的沒那麼重要。

後來兩個人的話越說越偏,話趕話地就吵了起來。

那之后的第二天孟哲就走了,帶的東西很少,一句話也沒留。柴曉最后也沒留在衛視,而是去了一家相對自由的傳媒公司尋求發展。

現在想想,這事已經過去三年多了。

3

「好久不見,孟哲。」柴曉看著他,竟然有些臉紅。

三年不見,他早就沒了當時的少年氣,變成了一個穩重有魅力的男人。

他的粉絲都叫他哲學家,如今一見,他的氣質里確實有些哲人的意思。尤其他今天還帶了副眼鏡,看起來斯文又敗類。歲月從不敗美人,這話當真不假。

「你能不能把鞋穿上,或者……」孟哲說著走過來,在她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一把把她抱起來放在了化妝台上。「從前那就愛光著腳到處跑,這毛病到現在都沒改。」

「……你不著急走嗎?」柴曉問。一般情況下,他這樣咔位的演員,不應該是出門帶保鏢,出入有保姆車的,通告永遠趕不完的嗎?

「不著急,我自己開車過來的。」孟哲微笑著看她,「曉曉,這麼多年,你有想過我麼?」

這話要從何說起呢?

當年他一聲不吭說走就走,如今回來了還有臉問自己想沒想過他?!

可自己真的沒想過嗎?柴曉不敢說,因為自從孟哲走到現在,她幾乎每天都在想他。

他的微博她天天看,他的后援會她也在其中。

「說這個干嘛?」柴曉晃著腿,「聽聞孟老師最近加盟了IP大戲《夢千年》,是真的嗎?」

「柴曉,這里就我們兩個,你能不能真誠一點?」

柴曉沒想到他會這麼直接,看來還是自己太弱了,被他一句話問得亂了心神。

「那好,孟哲,我們打開天窗說亮話,當時你為什麼一聲不吭就走了?」

「因為劇組統一安排,第二天去坐飛機。」孟哲很平淡地陳述事實,柴曉不可聞地輕哼一聲。

「那後來你為什麼不聯系我?就算是分手你都不肯當面跟我講清楚是嗎?」

「我沒想要分手,」孟哲有點委屈,「是你把我拉黑了,後來我想了各種辦法聯系你,結果你都不肯理我……」

柴曉想起來了,自己確實有這個習慣。從前只要兩個人一吵架,她就會把孟哲拉黑,然后什麼時候被他哄好了,什麼時候再把好友加回來。不管是微信還是QQ或者手機號,所有他知道的聯系方式都逃不過死去活來的命運。柴曉臉色有些紅,沒了說辭。

孟哲看著她突然笑了一下,柴曉瞪他一眼,他卻笑得更厲害了。

「曉曉,我送你回家吧。」他壓低了身子在她耳邊說,「要不然一會兒該有人撬鎖了。」

「你……」這家伙,竟然把化妝間的門鎖上了!他也真干得出來!

兩個人坐在孟哲的車上,氣氛里隱隱流動著曖昧。畢竟是老情人,一見如故,再見如泣如訴。

孟哲沒問她住在哪兒,開著車往自己家走。柴曉也沒問他是要去哪兒,可能是曾經相愛一場,他們之間的信任還在。

車停穩,是在孟哲的公寓樓下。

他平日里工作忙,又是自己一人,隨便買了套公寓暫時住著。柴曉就這麼跟著他回了家。兩個人都忘了狗崽這種生物是無處不在的。

大概是兩個人剛上樓,一杯茶還沒喝光的功夫,孟哲經紀人的電話就打過來了。

「孟哲,你帶誰回家了?!」經紀人問得很直接,孟哲回答得也很直接。

「今天華語音樂金榜的主持人柴曉。」他壓低聲音又補了一句,「我前女友。」

經紀人崩潰了,「祖宗,咱能消停點嗎!大周末的能不能讓咱們公司策劃公關營銷休息一天!」

「我情難自禁啊哥。」孟哲嬉皮笑臉地掛斷電話,柴曉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喝酒麼?」孟哲問。

「別了吧。」柴曉看著他,眼睛里水汪汪的。從前在一起的時候,孟哲最怕的就是柴曉盯著自己看。她只要一盯著自己,那真是她要什麼自己就給什麼,不給她感覺都是犯罪。那一雙眼睛毛茸茸的,無辜又清純,像小奶狗。

「少喝一點。」孟哲說,「曉曉,你就沒什麼要問我的嗎?」

「……過去太久了孟哲,我們早就不是從前的自己了。從前的我們雖然沒錢但是有夢想。現在我衣食不愁,可我沒有夢想了。」

「可我的夢想還在。」孟哲說完也不等她回答什麼,把半杯紅酒地給她。柴曉只好接過來。

「這些年,你還是一個人嗎?」孟哲問。

「難不成我會變成一條狗嗎?」柴曉故意這麼說,孟哲哈哈大笑。

他笑起來真的太好看了。柴曉花癡了一會兒,然后輕咳兩聲緩解尷尬。

「那個,你有信息。」柴曉看著茶幾上他的手機屏幕亮起來,發信息的人是彭蘇蘇,他的緋聞女友。

柴曉瞬間清醒,他們或許不僅僅是炒作,也有可能是真的。

孟哲滑開手機看了一眼卻沒回。「曉曉,我還有點事,要去趟公司。我先送你回家。」

「不用了。」柴曉站起來,「我自己打車回。我不算是公眾人物,沒人認識我。」

她的態度變得太快,孟哲一驚,卻沒說什麼。

4

孟哲最近壓力有點大。

自從他上次帶柴曉回家,緋聞就一浪高過一浪。原因讓人匪夷所思——柴曉的背影看起來和彭蘇蘇非常像。于是粉絲們都說,孟哲一定是和彭蘇蘇在一起了。

當晚彭蘇蘇就發微信問他怎麼回事,孟哲一看事情鬧大了,才不得已去公司處理。

經紀人廖哥恨不得把這惹是生非的祖宗暴揍一頓再拉去祭天,可祖宗本人沒事兒人一樣,毫不在意的說:「沒事,嘴是別人的,愛說就說吧。」

「祖宗!問題是會影響到《夢千年》的營銷啊!都要給你炒劇里的CP了,你給我來這一手!」

「反正都不是真的,無所謂了。」孟哲悠閑地支著頭,毫不介意地盯著手機。

他才把柴曉的微信加回來,正翻人家的朋友圈呢。

「你跟我說實話,你和柴曉到底怎麼回事?」經紀人廖哥又問。

「啊,我倆三年前因為點誤會分手了,這不,我正打算把她追回來呢。」孟哲笑了笑,「廖哥,我簽合同的時候可沒說不能戀愛啊。」

「我X!」廖哥爆了句粗,「你是想讓我死啊!」

「別激動,我一定保你不死。」孟哲笑著看他,廖哥欲哭無淚。

孟哲影響力大,粉絲眾多。他深夜帶人回家的事情不斷發酵,逐漸脫離了可控范圍。廖哥整日憂心忡忡,真怕他的粉絲哪天直接沖到公司來要說法。

「孟哲深夜幽會彭蘇蘇」的話題在話題榜上幾日居高不下,彭蘇蘇的經紀人直接過來和廖哥商量對策。

一群人焦頭爛額的時候,孟哲說了句:「你們別忙了,我公開。」

「什麼?!!」廖哥和彭蘇蘇的經紀人都驚了。

「反正早晚要公開。」孟哲有理有據的分析,「我和彭蘇蘇的緋聞炒作馬上要因為《夢千年》終結,《夢千年》一上,我就要和劇組里的女演員炒CP了。這麼下去也不是個頭,我也有點夠了。」

「可是……」廖哥很為難,他可是答應了《夢千年》劇組,無條件配合營銷的。

「沒事,該配合的我繼續配合。除了炒CP。」孟哲說完這話轉身走了,留下廖哥和彭蘇蘇的經紀人面面相覷。

孟哲去了柴曉的公司。

非常囂張地沒帶口罩沒帶墨鏡,甚至保鏢都沒帶。

柴曉只聽前台過來通報有人找,怎麼也沒想到來找自己的是這一尊大神。當時一激靈,差點把端在手里的咖啡全都潑出去。

「你……不要命了啊!」柴曉說完拎著孟哲去了會客室,「現在你給我待在這兒哪兒也不許去!我把這屋的門鎖上,三十分鐘之后我來找你!」

「不至于吧,我有那麼見不得人麼?」孟哲心情很好,沒想到工作時候的她是這樣的,像個小瘋子。

「這是見不見的人的問題嗎?!」柴曉黑著一張臉訓他,「你自己多大影響力自己不知道麼!萬一你粉絲追殺到我們公司來,我可保不住你!」

「曉曉。」孟哲一把抓住柴曉的手腕,「你真的一點都沒變。」

多年前他們吵架的時候,她如果特別著急就會連珠炮一樣的攻擊他,讓他毫無還手之力。

柴曉掙開他,轉身去了自己工位。

說到做到,半小時之后她真的回會客廳來找孟哲了,可孟哲卻不見了!

她明明鎖門了!這貨是怎麼出去的?!

「柴導,」領導叫柴曉,「你來一下。」

「什麼?」柴曉有點懵,跟著領導走進辦公室才看見孟哲也在。合著是自己領導把這家伙從會客室放出來的?

「孟哲,預備役影帝。」領導說,「他想給我們公司投資,做紀錄片。指明了要你做,你們談一談?」

「……啊。」柴曉木訥地點點頭,領導一走,她原本的端莊穩重統統見了鬼,張牙舞爪地撲向孟哲。

「你到底要干嘛啊!」柴曉按著他的肩膀搖來搖去。

「你不是想做紀錄片嗎?」孟哲把她的手拉下來握在手里,「我現在有能力支持你做你想做的事情了。曉曉,我希望我們都還有夢想,而不是為了活著而活著。」

這番話說得十分走心,柴曉愣在原地。原來他還記得。

「曉曉,」孟哲站起來看著她,「我知道這幾年你一直單著,雖然這個想法有點不要臉,但我還是覺得你在等我。」

柴曉不動,看著他讓他繼續說。

「我也在等你。」他說得很認真誠懇,「雖然我和彭蘇蘇傳緋聞,但我真的從沒跟任何人交往過。不是只有你執著于紀錄片的夢想,我也沒有忘記。之前那幾年,你努力工作起早貪黑,是希望我能做成紀錄片。但紀錄片并不是我的終極夢想啊。」

「……你……」柴曉張了張嘴,不知道該說點什麼。

「我的終極夢想是你。」

孟哲說完這話,柴曉愣在原地。

5

孟哲公開了,微博很簡單:【不是彭蘇蘇,彭蘇蘇是我偶像而已,這是我女朋友@導演柴曉】,附圖兩個人深夜回公寓的背影。這條微博當天導致了新浪伺服器癱瘓,經紀人廖哥在公司里激動得嗷嗷叫,想把孟哲拎過來先打死再鞭尸。

可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公司也沒辦法阻攔他秀恩愛了。

經紀人除了找他認真嚴肅地談話、解決《夢前年》的公關問題之外,并不能把他怎麼樣。

更要命但是,這祖宗說:「拍完《夢前年》我就要退圈了,反正合約也到期了。」

「我X!」廖哥破口大罵,「你有沒有良心!」

「如果你還想跟著我也行,但我要去做紀錄片了,沒現在這麼賺錢。」

「……」廖哥石化。

「唉,」孟哲拍了拍廖哥的肩膀,「謝謝啊哥,我知道你對我好,可是我的目標真不是影帝,我只想做個紀錄片導演。這曾經是我的夢想。」

「祖宗……」廖哥眼淚都要下來了,「您能別這麼多幺蛾子嗎?這個圈里只有名利,夢想多少錢一斤啊!」

「嗯……很貴。」孟哲說,「無價之寶。」

他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柴曉剛好過來找他,廖哥一看人家正牌的女朋友來了,可算找到了哭訴的對象,拽著柴曉聲淚俱下地說出自己的不容易,柴曉笑了笑。

「廖哥,謝謝你。」她拍了拍廖哥的肩膀,「但我也不能幫你勸他,因為……人一輩子最難守的,是初心呀,他的初心還在,這多難得。」

6

一年以后。

「紀錄片題材想好了嗎?」柴曉一邊吃著孟哲遞過來的零食一邊問。

「想好了。」孟哲說,「就拍《那些正在戀愛》的人吧,希望大家都可以坦誠一點,不要有誤會。畢竟……能遇見相愛的人,真的不容易。」

「嗯,那就拍這個。」

柴曉和孟哲對視一眼,彼此嘴邊浮現出深深的笑意。

(原標題:《遇見愛情:她是我的終極夢想》)

本故事已由作者:親愛的毛小驢,授權每天讀點故事app獨家發布,旗下關聯賬號「深夜有情」獲得合法轉授權發布,侵權必究。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