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生研究二次元,用正太同人本發電三個月,事后還發表了論文!

Ashin 2022/08/30 檢舉 我要評論

做實驗中,總有一些人為了研究奉獻自身,以自己為實驗對象,這種行為讓人為之感動。本文也說一個以自身為實驗的故事,但這個故事就不那麼感人了,甚至有些可笑。

在英國曼徹斯特大學讀映像人類學的博士生Kari Anderson,對二次元文化產生了興趣,期間一直對此做研究。失戀加上研究碰壁,Kari開始研究「少年愛」類型作品。這里我用通俗易通的語言,給大家解釋一下什麼叫做少年愛,就是大姐姐和小正太的故事。

研究過程中,起初Kari采用了常規的調研方法,但是很快他便覺得常規方法是有極限的,找個人一直觀察才是最好的,于是他以自己作為實驗對象。

Kari很好的扮演了阿宅,連續三個月只用正太同人本發電,期間完全不接觸其他作品。就像很多影視劇里一樣,Kari也在實驗過程中以及實驗后,記錄下感覺、想法和結果。

經過一番努力,Kari在學術雜志《Qualitative Research》上發表了論文《I am not alone – we are all alone: Using masturbation as an ethnographic method in research on shota subculture in Japan》。發布的過程很順利,但發出之后質疑聲很快就來了。

有人問曼徹斯特大學校方為何讓這種下流論文發布,這是在挑戰學術界的底線;有人說Kari應該被退學,讓他這種人從學術界消失;有人提出Kari的研究有問題,大姐姐和小正太的漫畫是不正常的,不能通過學術化的妙論使其正常化。

曼徹斯特大學校方針對大眾反饋也是給出了回應,稱會嚴肅審查論文和研究者,有結果之前不會對論文和研究者作出任何處理。Kari的導師Sharon Kinsella則是力挺自己的學生,他是主攻蘿莉控文化研究的,她覺得Kari研究正太控并無不妥。

整件事看下來,問題主要在Kari的研究方法而非課題。

動漫二次元亞文化的研究,在日本很早就有了,我們現在還可以買到譯制中文版本的書,諸如《論可愛》、《動物化的后現代》、《御宅學入門》,在華語圈也有專門的二次元論文大賽——御宅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巴哈姆特論文獎,每屆的優秀作品還會出版成書。

這麼多年,動漫作品或者說整個二次元的風向發生了變化,作品不再以宏大敘事為核心,而是以角色為主,靠美少女和靚仔打動觀眾,故事更像是用來服務角色的。阿宅們也不再像上世紀或本世紀初那樣對二次元報以崇高的熱情,會全身心的進行研究,更多是當作娛樂消遣。

在這種情況下,還有人愿意研究二次元研究亞文化,以我個人來說是很感動的,哪怕他研究的手段確實上不了台面,我說著都覺得丟人,但是不喜如此都要研究,也算得上一種偉大吧?

希望讀者朋友們不要只看樂子,多少給Kari一點尊重,你們想在評論區贊美他也是可以的,注意用詞就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