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故事:年輕繼母懷孕,一條短信惹我疑心,孩子可能是我男友的

Ashin 2023/02/10

1

下課回到家已經晚上10點了,換好睡衣正準備去洗漱,康一鳴舉著一枚閃亮亮的戒指突然跪在我面前。

猝不及防。

求婚了???

不是生日,不是紀念日,不是節日,最近也沒有感情突然升溫,他的求婚讓我著實吃驚。

腦海中飛快掠過了宋健,我中學時曖昧過的男生,最近每天都來刷我的舞蹈課,而且還堅持送我回家。

難道被康一鳴發現?他感覺到了危機,所以求婚?

在一起五年了,沒有轟轟烈烈,沒有愛恨癡纏,說不上非他不可,但如果不出意外,這輩子也就是他了。

只是這婚,求得實在是突然。

但我又不能說再考慮考慮,顯得自己像在養魚。

接過他手中的戒指,想戴在手上,可費了半天勁,也只能套在小拇指上。

無奈。

這也不能怪他,只能怪我胖,身材飽滿,珠圓玉潤。

對比康一鳴常年健身,體型管理非常完美。

估計導購小姐也不會想到,型男的未婚妻是個胖子。

康一鳴滿臉歉意。

我說沒關系,問他要了店鋪地址,改天我去換個尺碼就行了。

然后去浴室洗漱,看著小拇指上的戒指,有些激動,但也僅此而已。

電視中上演的幸福感爆棚,感動到流淚,我都沒有。

康一鳴是我的初戀,眼角有一顆淚痣,用楚楚動人形容他都不為過。

對我溫柔體貼,是個很好的男朋友,型男配胖妹,校服變婚紗。

這個瓜同學們吃了很多年,都又難以下咽,大概都等著看康一鳴某天甩了我,但沒想到求婚了。

我喜歡他嗎?

我不確定。

不是因為他不夠好,怪我本性涼薄。

算了,喜歡什麼的最沒用了,不過是很快會消失的多巴胺罷了。

比方說,再遇到宋健時,內心無處安放的躁動,也不過是一時的多巴胺。

洗漱出來后,我回了自己的房間。

因為睡覺很淺,任何腳步聲、鼾聲,甚至拉扯被子的撲簌聲,都會把我吵醒。

所以從交往開始,康一鳴很體貼地同意分房睡。

但今夜,他求婚了。所以今夜應該是個不同的夜晚。

換了一件撩人的真絲睡袍,去他的房間,他正在書桌上埋頭看卷宗。

康一鳴是失婚律師,小時候別的律師拆散了他的家庭,現在他沉迷于拆散別人的家庭。

他幾乎沒有任何娛樂,所有的時間都在忙訴訟。

超強度的工作讓他在短短五年的時間,變得經驗豐富且未來可期。

在唐達律所,所有人都相信他日后會晉升合伙人。

我故意用帶著戒指的小拇指輕輕劃過他的臉龐,他按住我的手,停下了我對他身體的撩撥,「寶貝你先睡吧,我還有好多材料要看。」

嗯?

他今夜求婚了,然后又拒絕了我。

讓戒指看上去像是個玩笑。

看他眉眼盡是疲憊,也許他只是工作累了。

「那你早點休息。」

就在我準備離開時,他放在桌上的手機震了一聲,雖然他很快把手機反轉過去,但我還是看到屏幕上閃過的一句話。

「我決定把孩子生下來。」

康一鳴有孩子了????

雖然滿腦子問號,但我忍住了沒有發問。

作為律師的女朋友,我早學會了他們那一套,搜集證據,出其不意,才能一擊必中。

2

第二天,老唐讓我回家吃飯,我不是很想去。

自從老唐和趙娜娜再婚后,我和老唐的關系就變得很緊張。

老唐是我爸,給我娶了個比我大5歲的后媽。

盡管我不理解、不看好他的再婚,他也知道我覺得他娶趙娜娜太瘋狂,但他還是很執著地踏入第三次婚姻。

他再婚后,我很少回家,他也不強求。每次叫我回家,都是有事要當面講。

康一鳴主動提出陪我回家。也好,順便通知老唐我要結婚了。

晚飯是小時工準備的,六菜一湯,葷素搭配。

感嘆趙娜娜真是幸福,嫁給老唐后,沒做過一頓飯,沒打掃過衛生,沒洗過洗衣服。

趙娜娜簡直像老唐的第二個閨女,捧在手里寵的那種。

晚飯似乎不合趙娜娜的胃口,她沒動幾筷子就說不想吃了,想喝老唐熬的粥。大白粥。

老唐也是律師,見微知著,明察秋毫,能從現象看到本質,但怎麼就看不出趙娜娜是個作精?

眼看著他樂呵呵去熬粥,我有點恨鐵不成鋼。

跟他去廚房,問他,「你找我回來什麼事。」

他淘米,開火,用勺子在鍋里一圈一圈攪著防止糊鍋,才慢悠悠說,「娜娜懷孕了。」

也許是怕我鬧,他還故意把食指放在嘴巴前,「噓」

趙娜娜今年35,踩著高齡產婦的邊兒,我才不擔心她。

老唐今年56,等孩子上小學,他都60多了,去開家長會,不擔心班主任以為他是爺爺嗎??

我沒好氣地問,「你是想要個兒子麼?」

「我是想要個愛情結晶,孩子是上天的禮物,就像你一樣。放心,我一碗水端平,不會虧待你的。」

白眼翻上了天,我上輩子肯定不是老唐的情人,估計是他情敵。

氣不打一出來,越老越糊涂,婚姻越來越荒唐。

索性走了。

走回客廳,看到康一鳴和趙娜娜在說話,但見我來了,談話又戛然而止。

「你們在聊什麼呢?」

「一鳴說你大學的時候總去跳舞,所以沒考下來從業資格,不過律師這行太累了,不適合女孩子,你現在跳跳舞,挺好的。」

她真好意思提。

研究生畢業時,老唐和趙娜娜來參加我的畢業典禮,從此之后我在學院聲名遠揚。

他們都說,沒想到法學院那個胖子有個那麼漂亮的媽媽!!膚白貌美大長腿!!胖子的媽媽看著比胖子還要年輕,真是逆天了!!

更沒想到的是,胖子的爸爸是唐達律所的創始人!!胖子的媽媽是法學院前幾屆的漂亮學姐!!

很快用腳趾頭都能杜撰出漂亮學姐和律所創始人的瑪麗蘇愛情故事。

畢業時,所有的同學突然都和我熟絡起來,想讓我遞個話,進老唐的律所。

但我也只幫康一鳴遞了簡歷,畢竟他大一就開始追我,追到了大四,又追到了研究生畢業,長跑運動員都沒他有毅力。

畢業后我沒有進律所,改行做了舞蹈老師。

成為同學們口中的,有錢,任性,胖且脾氣差。

那又怎樣?我從來不在意別人怎麼說。我的人生,關別人屁事。

「趙娜娜,你還是多關心關心自己,別動了胎氣,年齡大了很容易流產的。」

果然,她嘴角都氣歪了。

「唐糖,你別這麼說,都是一家人。」康一鳴勸我。

「誰和她是一家人?!」我瞪了一眼康一鳴,然后在門廳換鞋,走了出去。康一鳴很快跟了上來。

回到車里,我問康一鳴,「你想要個孩子嗎?」

「嗯?」康一鳴有點懵。

「老唐說,孩子是愛情的結晶。」

如果趙娜娜肚子里的孩子,是愛情的結晶,那我是什麼?老唐和我媽有愛情麼?那為什麼要失婚呢?

康一鳴求婚后,會讓我生孩子麼?

哪個不長眼的 賤貨 懷了康一鳴的孩子?

3

回到家,從冰箱里取出基酒,軟飲,調了十二杯迷你雞尾酒,量小,勁兒大。

借口心情不好,哄騙康一鳴陪我喝。

我知道他不勝酒力,但他既然敢求婚,我就敢灌醉他。然后掏出他的手機,指紋解鎖。

那條信息已經被刪了。

呵。做賊心虛。

但是又有新的信息,「你真的決定要娶她?你愛她嗎?」

發信人是一串號碼。

一定是見不得光的人,所以康一鳴連姓名都不敢存。

偏偏那串號碼我很熟悉,和老唐的手機號只差一位,是趙娜娜專門辦理的情侶號。

35歲的趙娜娜和30歲的康一鳴,法學院的漂亮學姐和法學院有前途的溫柔學弟,什麼時候勾搭到一起的?

是上學的時候?還是後來?

努力回憶剛才在客廳他們的互動,并看不出任何異樣,真是深藏不漏。

夠狠,夠賤。

迅速敲擊屏幕,回復信息,「你愛老唐麼?孩子是他的麼?」

對方很快回了信息,「都告訴你了,你怎麼還問,是不相信我麼?」

呵。

我聞到了奸情的味道。

為了避免打草驚蛇,刪除了最后這兩條信息,把康一鳴的手機又裝回他的兜里。

連灌了三杯酒,壓壓驚。

這麼大的信息量,估計老唐聽了會心梗。

有點心疼老唐,又覺得他活該。

但說到底,老唐是我爸,除了我,別的女人還沒資格騎到他頭上。

4

第二天去上舞蹈課,宋健來了。

自從三個月前,宋健突然來舞蹈房,約了我的課程,就開始一天不落地,每天來上我的舞蹈課。

作為舞社唯一的胖舞蹈老師,我吸引來的學員大部分是微胖的學員。而且舞社給我排的課程大部分都是垃圾時間,所以,當我的課堂出現了一位新學員,性別男,斯文帥氣,我很驚訝。

他也很驚訝。驚訝于我怎麼在這里。

他竟然認出了我,我以為,他根本不記得我呢。

中學時,我們在同一個班,但幾乎沒有交集。他是陽光帥氣的體育委員,我是坐在最后一排、總是低著頭的胖子。

小學畢業時,爸媽失婚,我情緒很低落,每次想哭的時候就用食物不停的填滿自己,以至于一年長了30斤,此后我多了很多外號,胖子,胖妞,肥婆,豬仔,脂肪怪。

我坐在最后一排,垃圾桶的旁邊,時不時會被同學們飛過來的垃圾擊中,我很少反抗,因為滿心沉浸在父母失婚的憂傷中,同學們的不友好又算得了什麼。

那時班里很多女生都對宋健有好感,誰不喜歡陽光開朗的大男孩呢。

只是沒想到,他會記得我。

「唐糖?」當他叫出我名字的那一刻,我渾身一顫。

後來,他每天都來。

因為和同事打賭輸了,他要在年會跳一支拉丁舞,所以他利用下班后的時間,來舞社學舞。

可是,作為速成的拉丁舞社,他早學會了一支又一只曲子,可他仍堅持來。

不僅如此,他會和我聊天,約我吃宵夜,送我回家。

我很委婉地暗示過他,我有男朋友了,可他反問,「那又怎樣?」

就像中學時,我坐在垃圾桶旁,每一次被垃圾擊中,都沉默接受,同學們都以為我是個慫包。

有一次自習課,不知道是誰起的頭,大家想看看我的耐力,打賭我被垃圾打到第幾下會反抗。

于是紙團、鉛筆、包子、橡皮一個接一個向我飛來。

同學們在嬉笑,笑我是個慫包。

其實我內心在想,誰能扔把刀,或者磚頭,打死我吧,求求大家,直接打死我吧。

突然,宋健喝止了大家,一聲「你們夠了!」讓現場沉默。然后又嘈雜起來。

她是肥婆。

她是胖子。

她自己就是個垃圾。

「那又怎樣?!」他堅定的反駁。

從那之后,神奇地,再也沒有人向我丟過垃圾。

但關于我喜歡宋健,還主動脫光了給宋健看,所以宋健才會勉強為我出頭的八卦,傳遍了學校。我又多了個外號,癩蛤蟆。

大學時,雖然沒有同學再明目張膽給我起外號,但胖子配型男,與癩蛤蟆覬覦天鵝,是同樣的笑話吧。

這天,宋健看到看到我的鉆戒。

問我,「你知道小拇指戴戒指的意思是保持單身,不結婚,不戀愛麼?」

嗯?我舉起胖乎乎的手,看著細線般的戒指勒在小指上,一點美感也沒有。

他深情款款地看著我,「我缺個舞伴,年會你愿意陪我一起跳嗎?」

「為什麼不找個苗條漂亮的舞蹈老師呢?我們舞社有很多,我可以給你推薦。」

「我喜歡你,跳舞很下飯。」

宋健的奇怪斷句,很容易讓人誤會。

「你跳舞的樣子,就像歡快的小溪,叮叮咚咚,充滿了愉悅的生命力。」

他還是像中學時一樣,甜言蜜語信口拈來。

「我在唐達律所,三個月前剛跳槽去那里。」

說完他饒有興致地看著我。

似乎突然明白他為什麼來找我學跳舞,也明白他為什麼讓我陪去年會。

「根本沒有所謂的打賭輸了,你來找我,是因為你知道唐達律所的創始人是我爸。」

宋健笑著點頭,仿佛早就做好準備,等我發現。

迎著他的目光,我開始飛快地算計。

「我男朋友也在唐達律所,我要結婚了。」

言下之意,太晚了。

這些年很多人想把我當職業的跳板。可是我身邊始終只有一個康一鳴。

點擊鏈接看全文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