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北極發現4.6萬年前遺骸?凍土融化尸體頻現,或給人類帶來危機

Ashin 2023/01/13

妳知道嗎?為了保存「生命的種子」,為不可預料的末日災難做準備,人們曾在挪威北極圈的永久凍土深處,建立了「 斯瓦爾巴全球種子庫」,在這里保存著大量的植物種子。

斯瓦爾巴全球種子庫可存儲22.5億顆種子

由于過去的凍土牢固且穩定,所以人們對這個天然大冰柜很放心,可是隨著全球氣溫的攀升,種子庫的入口在2016年就被冰融水入侵了。

而北極凍土的融化不僅讓「末日種子庫」遭遇危機,還將許多古老的尸體推向了地表,比如此前人們就曾在這里發現了4.6萬年前的動物尸體,顯然那些隱藏在地下冰層里的東西已經在慢慢浮現了。

北半球永久凍土范圍和類型圖解

那麼,這具尸體究竟是什麼動物的遺骸呢?為什麼此后還有相關研究人員認為這類尸骸的出現會給人類帶來危機呢?

北極發現的「遠古尸體」

咱們在前文中提到了此前北極牢固、穩定的凍土就像是天然的大冰柜,所以人們才會將那麼多種子存放在那里。而這些年,這個天然大冰柜一直都在兢兢業業的工作,將各種東西都塞進了自己的肚子里,包括各種史前動物的尸體。

因此,許多古生物學家,對于永久凍土地區的考古總是十分向往,尤其是在它們日漸融化的時候,妳永遠不知道自己會在什麼時候偶遇一個「驚喜」。

凍土層里冰凍了許多東西,包括各種動物的骸骨

這不,在2020年人們就于北極發現了一具史前動物遺骸,相較于此前發現的狼頭、猛犸象軀干之類的尸體,這具動物尸體非常的迷妳,因為它是一種鳥類。

經過人們的鑒定, 這只小鳥是角百靈,它生活的時間大約是4.6萬年前。在那時,這種鳥的數量很多,其種群應該在北極扎根過。

從照片上來看,這只小鳥的尸體保存的極為完好,這應該就是永久凍土的功勞。

北極凍土層里發現的完整史前角百靈遺骸

當然了,這只角百靈的尸體在一眾「凍土動物尸體」當中并不算典型,因為人們還發現過更完整,或者歷史更為久遠的古生物尸體。

近年來,各種尸體頻頻出現

2016年人們在北極地區附近的金礦工作時,曾意外發現了一頭灰狼的幼崽,這個小家伙的尸體保存的極為完整,妳甚至能看出它露出來的尖牙。

這只灰狼的尖牙還十分清晰明了

在發現了這具尸體之后,立即有古生物的研究團隊前往這里進行考察,最終通過 DNA測序確定了小狼崽的身份,正是生活在冰河時期的灰狼后代。

為了確定它的死亡時間和具體年份,人們還是用了 放射性碳14測定法,確認了它生活在5.7萬年前,死亡的時候還不滿兩個月。在將獲得的一系列數據進行總結之后,研究團隊將相關論文發表在了《當代生物學》之上。

放射性碳14測定法能夠斷定測量物的年代

此外還有人們在西伯利亞永久凍土層當中發現 披毛犀遺骸,這家伙也是一種巨大的史前生物。雖然它的保存狀況遠遠趕不上之前發現的動物遺骸,但是總的來說還是具有研究價值的。除了以上這些,大家應該還聽說了猛犸象尸體的出現。

總的來說,近年來北極凍土中頻頻出現遠古動物尸體已經算不上是什麼大新聞了,人們從最初的感到驚喜,到慢慢習慣,甚至有些恐懼。

北極凍土頻頻出現史前動物遺骸可能并非好事

那麼,恐懼從何而來呢?

病毒會隨著尸體一起出現

原來,在動物的尸體出現之后,不僅有古生物學家出現在了北極,還有大量研究微生物和病毒的專家一同去往了這里。

由于研究角度的不同,大家的關注重點自然也不一樣。在古生物學家驚喜于有了研究范本的時候,病毒學家卻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因為在他們看來, 大量的古老病毒會隨著尸體一起出現。

隨著凍土的融化,其下的病毒可能也會如見天日

凍土天然冰柜的屬性,使其來者不拒,不論是動物的尸體還是各種微生物,都能在黑暗且寒冷的地下長眠。等到時機成熟,春暖花開之際,它們便會突然出現,給人們一個巨大的「驚喜」。

此前,我國科學院南京土壤研究所的 賈仲君教授,就對北極凍土區永凍層當中土壤的微生物進行了考察,發現 在氣候變暖的條件下,它們變得非常的活躍。當然,他的研究主要側重于微生物對「碳排放」的影響。

不同凍土融化程度(A)和凍土成土年齡(B)的微生物豐富度

有人可能會疑惑,這些遠古病毒被埋藏了這麼久,再度出現有機會復活嗎?

事實上,正是冷凍的環境給了它們死而復生的契機, 如今在凍土深處的病毒都是處在休眠狀態的。等到氣溫回暖,或者隨著動物尸體暴露出地表的時候,就能夠迅速復活了。

對此法國艾克斯-馬賽大學的進化生物學家Jean-Michel Claverie表示,「永久凍土是微生物和病毒非常好的保護者,因為它溫度很低……中能感染人類或動物的致病性病毒可能保存于古老的永久凍土層中。」

凍土層下方封存的致病性病毒一旦解封,可能就會復活

除此之外,人們也曾嘗試實驗這些凍土當中微生物的活性,比如在2005年,美國宇航局的科學家就成功復活了一種在阿拉斯加凍土當中封存3.2萬年的細菌,它名為「 肉芽孢桿菌」。

後來到了2014年,科學家克拉弗里又帶著自己的研究團隊,前往西伯利亞永久凍土地區,在這里成功復活了兩種巨型病毒,分別是 西伯利亞闊口罐病毒和西伯利亞軟體病毒。雖然目前的研究顯示,它們并不會感染人類,但是沒人知道凍土當中隱藏的病毒類型到底有多少,它們又是否都對我們無害。

對此克拉弗里表示,「目前,這些地區是荒蕪的,深層的永久凍土層還未受干擾,但是,這些古老的凍土層可能因人類采礦和鉆井作業所需要的挖掘而暴露出來。如果能成活的病毒粒子還潛藏在凍土層中,會給人類帶來災難。」

被人類識別且復活的幾種病毒亞型

并且需要注意的是,從專業的角度來說,這些遠古病毒重見天日、脫離宿主之時確實會發生生化降解,失去活力。但是大部分時間,它們的生命力都超乎大家的想象,所以千萬別覺得遠古病毒卷土重來是夸張的說法。

更重要的是,許多古人類種群也在北極地區生活過,比如 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他們的遺骸都埋葬在這里,而曾經在其身上肆虐的病毒,可能對現代人依舊有傳染性。這樣的話,我們就會面臨更大的危機。

那些曾在古人類身上肆虐的病毒,可能對現代人依舊有傳染性

值得一提的是,也有部分人覺得我們不必過度擔心地球的這種異常變化,因為人類的醫學已經發展到了一定地步,所以咱們只要做到有備無患就可以了。

從理論上來說,確實是這樣,但是微生物的種類多樣,研制相關藥品也需要大量的時間。

所以一旦有某種具有超強感染性的遠古病毒擴散,那麼人類恐怕還是不能盡快控制住局面,并且咱們的免疫系統面對這些「元老級病毒」也未做好準備。正因如此,最好還是減緩溫度的上升,讓這些埋藏在永久凍土深處的怪物再多「睡」一會兒。

應該減緩溫度的上升,控制冰川融化的速度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