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為什麼NASA會說,一旦宣布發現火星生命,人類社會恐缺乏承受力?

Ashin 2023/01/17

大家都知道美國近年來對火星的探測十分頻繁,甚至可以說已經達到了「狂熱」的地步。

而當人們都在等待他們分享更多有關火星探索、火星生命的發現時,NASA行星科學部主任 Jim Green在2019年接受采訪時卻表示, 在尋找火星生命方面,他們已經接近了重要時刻,并且有一些重要結論將宣布。但是他很擔心,一旦宣布發現火星生命,人類社會恐缺乏承受力。

NASA行星科學主任JimGreen

那麼,人們到底在火星上發現了什麼?人類真的無法接受「火星人」的存在嗎?

人類對火星的探索

火星作為太陽系宜居帶當中的三大行星之一,一直都備受關注。而且由于這家伙的顏色是紅色的,就讓其在古代時就被人們發現了。

據悉,火星的亮度變化很大, 最亮的時候比天狼星要亮3、4倍,可是暗的時候,就很難觀察到了。

火星在不同時期的亮度不同

這種詭異的亮度變化再加上火星的空中運動軌跡,都讓大家對其十分好奇,比如我國古代就將其稱為「 熒惑」,取自「熒熒火光,離離亂惑」之意。

因此當金星因為恐怖的溫室效應被宣判無法成為移民行星之后,人們很快就將注意力轉移到了火星的身上。

自1960年到2016年,人類共計發射了約50個火星探測器,只有一半成功完成任務。不難看出,這個失敗的比例還是非常高的,可是卻無法阻止人們走向火星。

人類發射過的火星探測器

比如早在1959年,美國政府所做的10年太空規劃當中,就將「 確定是否存在火星生命的問題」列為了火星探測需要解決的核心。後來「水手計劃」發射的10顆探測器中,有6顆都被拿去探索火星了。

在這種情況下,人們的探索取得了不少的成果,比如大量研究結果表明, 大約35億年前,火星上曾有河流、湖泊。美國的好奇號火星車,就在2012年9月對著陸區Gale撞擊盆地進行調查后,曾發現類似河床沉積的礫石。

好奇號在Gale撞擊盆地的行動軌跡

此外,火星快車上的光譜儀還在火星大氣探測中發現了 濃度為30ppb的甲烷。并且根據日后的探測觀察,人們發現火星大氣的甲烷濃度不但在空間分布上不一致,還會有季節性變化。

總之,隨著探索頻率的提高,人類對火星表面及內部情況有了更深層次的了解。可以說知道得越多,距離我們揭開火星生命面紗的時間就越近。

而作為掌握一手資料的NASA,卻在公布資料前顯得十分猶豫,并且Jim Green的那一番話,也讓大家感到十分困擾。

美國NASA掌握不少火星資料

為什麼說人類社會缺乏承受力呢?我們不是一直很期待外星生命的出現嗎?

地球人真的難以接受「火星人」嗎?

尋找宜居行星和地外生命,一直都是如今宇宙探索的主旋律。可是,當它真的出現的時候,我們又是否能接受呢?

其實這一問題,許多人都沒有認真地思考過。

首先, 人類目前是將火星當成未來移民的星球對待的,這就意味著如果火星上真的存在生命,那麼我們就將成為「入侵者」

火星會是未來移民的星球嗎?

如果這些生命的智慧程度不高,就可以被人們輕松制服,若是它們反抗,人類又能如何應對呢?這確實是無法解決的問題。

再者,若是火星上存在「原住民」,人類的移民計劃是否就變成了「殖民計劃」呢?此時也沒有人能給出答案。

其次對于地外生命, 我們似乎只能接受它們的文明程度比自己低,若是它們真的是可以碾壓人類文明的存在,大家就會開始惶恐。

宇宙文明等級大致可分為三類

再加上從十九世紀末開始,火星人就成為了科幻小說和電影當中常見的反派,這就導致人們對「火星生命」的觀感不是很好,并且有著復雜的情緒。

這個情緒當中既有期待,也有恐懼。而若是NASA公布的驚人發現能證明火星生命確實存在,人們的恐懼情緒可能會被無限放大。

資料顯示英國科幻作家赫伯特·喬治·威爾斯的科幻小說《星球戰爭》里,火星人長有一個巨大的腦袋,一張肉嘴周圍有一簇長長的觸須……四肢無力,卻有著超人的智慧與發達的科技。

影視劇中的火星人形象

最后一點,就是火星存在生命的情況,可能會顛覆人類過去對生命的認知。比如在我們眼中,生命的存在需要水源的滋養、磁場的保護以及充足的氧氣,30多億年前的火星或許具備這些條件,但如今的它卻是一片荒蕪。

若是在這種艱苦的環境下,生命依舊存活甚至具備智慧,就足以說明地球生命從來不是特別的存在,「造物主」并沒有對我們十分偏愛。

綜上所述,火星生命的探測雖然是熱門項目,但是對于是否公布某些發現這件事,NASA也顯得非常糾結。

好奇號依舊在火星上探測生命

畢竟在這個言論十分自由且消息流通迅速的互聯網環境下,任何一點小事都可能被有心之人利用,他們可能會利用火星生命被發現且對地球有威脅之類的言論,來煽動大家的情緒,使人們變得恐慌。

一旦人類社會陷入了某種恐慌的情緒中后,許多事情就會脫離正軌,比如《三體》當中那些被「大腦倒計時」擊潰的科學家,就說明了,有時候最強的武器其實是人們心底的猜疑與恐懼。

那麼,對于火星的探測,人類是否應該繼續堅持下去呢?我們到底應該做出怎樣的選擇?

人類火星探測器降落流程

究竟該積極探索還是明哲保身?

火星生命若是被證實存在,那確實是一個顛覆性的發現。但是,因為害怕大家無法接受,就放棄探索,也是不可能的。畢竟縱觀人類發展的歷史,我們哪一次覺醒不是「傷筋動骨」的呢?

單從堅持有神論轉而走上科學的道路上,人類就做出過無數次掙扎。但是很顯然,掙扎是有必要的,因為這樣我們才能進步。

有神論不能得到所有人類的認同

因此,不論怎樣, 我們都該繼續探索火星。而且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各國都在積極籌備火星的探索,比如我國就發射了天問一號,美國在計劃讓月球充當中轉站,幫助其實現「載人登陸火星」的壯舉。

資料顯示NASA的2030火星采樣返回(MSR)任務將歷時十年分步實施;JAXA的火星衛星探測任務(MMX)計劃于2024年發射,2029年實現火衛一樣品返回地球。

日本的JAXA火星探測計劃

此外,對于是否公布更多的火星生命發現,NASA新聞發言人Allard Beutel曾給出了不一樣的看法。他認為 登月促使人類對自身在宇宙中的位置有了反思,而發現地外生命的情況,將會使人類文明在整體上發生更多的變化。

這種變化對于咱們來說,可能是危機,也可能是機遇。但是,具備冒險精神的人類,肯定是會選擇「賭」一把的。

人類對宇宙的探索永無止境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