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僅6周亡國,戰后敢叫板美國,法國的「雙發重戰」為什麼最后慘遭下馬?

Ashin 2022/05/10 檢舉 我要評論

大國就要有重器,對于能決定世界前途的安理會五大常任理事國來講,擁有相稱的航空實力是保證國家地位的必要條件。在二戰中表現窩囊,連自家國土都是被英美「解放」的法國,對這一點就更為敏感——大戰中沒法在戰績上證明自己匹配這個位置,五常的地位全靠英美兄弟的提攜,如果戰后不能在某些軍工關鍵領域展現出過硬的實力,可能自己都會不好意思了……所以,從50年代起,法國就力圖在航空方面有所作為。

▲達索公司的創始人馬賽爾·布洛契(Marcel Bloch)

1912年進入高等航空制造工程學院,是格列維奇的同學

說到法國的航空業,達索(Dassault)的大名恐怕是無人不知,這家公司的「老總」布洛契出生于1892年,有猶太血統,從小就是一個航空迷,甚至為了事業變賣過自己的房產。他經歷過兩次大戰,曾因為不肯與德國合作而被關進了布痕瓦爾德集中營,險些喪命,對于法國淪陷和當「亡國奴」的經歷有著刻骨銘心的記憶。

1946年,他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馬賽爾·達索(Marcel Dassault),因為「達索」是他一個參加了抵抗運動的兄弟曾經用過的化名——改名立志,不忘國恥,歷來高傲的高盧雄雞哪能好了傷疤忘了疼?

▲達索的主要飛機產品,由遠至近:

暴風、神秘IV、超神秘、軍旗IV、幻影III

幻影III改進型、幻影IV

改了名字的達索已經54歲了,但仍然矢志為振興法國航空而努力,他在法國南部建立起飛機工廠,開始了第三次創業。達索公司在戰后迅速發展,從雙發輕型運輸機和教練機干起,研制了出了「暴風」、「神秘」、「軍旗」、「超級軍旗」、「陣風」、「阿爾法」教練機等一系列作品,成為法國軍工和航空業的一面旗幟。但要說其名聲最響亮的「拳頭產品」,恐怕還是非「幻影」系列莫屬。

▲并非只有美國才能制造如此先進強大的飛機!

從1960年投產的幻影Ⅲ開始,達索公司先后研制了幻影Ⅲ、幻影Ⅳ、幻影F-1等戰機,使法國空軍不僅能爭奪空中優勢,還具備戰略核打擊能力,要說是達索撐起了法國的天空也不為過。不過,在達索的「幻影」系列中,戰斗機都是單發的輕型機,沒有重型戰斗機畢竟與法國的大國定位不符,再加上考慮到重型戰機的國際市場,達索公司決定走出自己的「舒適區」,進軍重型戰斗機領域。

▲幻影IV是法軍當時惟一的重型雙發戰機

但它是執行戰略任務的轟炸機,不能空戰

對于法國政府來講是,重型戰斗機同樣有意義,當時重型戰機的國際市場基本上被美蘇瓜分,除了能獲得經濟利益外,通過出口戰機還可以在政治上起到拉攏或捆綁相關國家的作用,如果法國也能擠進這個市場,不光達索可以大賺一筆,法國政府也可以多一樣「政治武器」,對于提升法國的國際影響力大有裨益。

另外,在純粹的軍事方面,法國也需要有重型戰斗機,因為法國在1966年退出了北約,一旦發生戰事,將得不到盟國的支援,沒有重型機的法國空防將會出現很大的漏洞,為此法國曾考察過美國的F-15,但最終因為「大國」的定位問題而沒有采納——本來就是與美國不合才退出了北約,怎麼好意思吃這個回頭草,去買人家的飛機呢?

▲達索家族在法國很有影響

能直接「捅到天」(左圖為德斯坦總統)

但實際上能得到的支持并不多

1975年,達索將戰機發展規劃直接上呈法國總統德斯坦。規劃分為兩個部分,其中之一為輕型單發方案,另一個為雙發重型方案,兩種方案采用基本相同的氣動外形和內部結構,并且恢復了被幻影F-1中斷的三角翼風格。為什麼要同時進行兩個方案呢?達索原本是想找法國政府來幫一把,因為風險確實比之前的機型要大,但政府能提供的資助很有限——政府的錢也不是總統想花就能花的,還要經過議會等許多麻煩的手續,因此只能購買5架試驗型。

▲法國空軍只接收了5架幻影4000

組成了一個試驗機小隊

盡管拉不到多少贊助,但面對市場的誘惑和愛國心的驅使,達索還是決定冒險一試,獨自投入巨資開發。當然達索也不傻,他制定輕重型機兩個方案就是為了以防萬一,這種「高低搭配」的想法就像F-15和F-16的研制思路一樣,是一個非常正確的選擇。后來的事實證明,無論是法國空軍,還是達索公司,都從中受益了——法軍得到了合適的戰機,達索公司則避免了把所有雞蛋裝在一個籃子里,血本無歸的后果。

▲幻影2000(左)和幻影4000

長得很像吧?

這兩個方案就是后來的幻影2000和幻影4000,根據達索的規劃,它們的許多分系統通用,采用同一種發動機(M-53),氣動設計也如出一轍,這樣的方案近一步降低了研發風險和成本。達索在自傳中寫道,「幻影4000實際上與幻影2000相差無幾,本質上屬于同一個項目。」把幻影2000的機體放大,裝上鴨翼和雙發,基本上就成了幻影4000。

▲幻影2000和幻影4000的空中合影

這兩種飛機在外形上很相似,有點像米格-29和蘇-27的關系,但兩個「幻影」最大的不同在于發動機的個數,雙發的幻影4000在性能上有質的不同,雙發形成的推重比遠高于幻影2000,幻影4000在速度、爬升和機動性方面要優于幻影2000,達索后來進行的對比試飛也證明了這一點。同時由于體量的差異,二者的戰力水平也有明顯不同。

▲幻影4000的垂尾內置了油箱

內部燃油裝載量是幻影2000的3倍

▲不難看出機身上「超級幻影4000」的文字

由于達索擁有開發三角翼飛機的成功經驗和足夠的技術積累,所以研發進度并不慢。1977年12月,第一架「幻影4000」原型機完成,1978年9月,幻影4000首次對外公布,并于次年的3月9日法國伊斯特斯完成首飛(幻影2000在1978年3月10日首飛),標志著達索公司的第一種重型戰斗機已經從圖紙變成了現實,法國成為當時繼美蘇之后,唯一有能力研制生產重型戰斗機的國家。重型機最初的名稱是「超級幻影三角」,隨后又被改名為「超級幻影4000」,到了1986年,才正式被命名為「幻影4000」。

▲幻影4000多次試飛都很成功

達索接見了試飛員,他信心十足,躊躇滿志

并即刻將飛機送到1979年的巴黎航展上展出

盡管兩個幻影使用了相同的發動機和武器系統,但幻影4000比幻影2000長了20%,翼展要大33%、翼面積也了增加80%,最大起飛重量達到了32噸(幻影2000為17.5噸,雙發還是大不一樣)。幻影4000在設計和制造中采用了許多新技術——有限元計算法和計算機輔助設計、碳纖維復合材料、電傳操縱飛行控制系統、放寬靜不穩定度,再加上先進的電傳飛控系統,大個子的幻影4000比起小弟幻影2000來,就擁有了更加優秀的機動性。

雷達與幻影2000一樣,是湯姆遜-CSF公司生產的RDM脈沖多普勒雷達,但是雷達天線直徑達到了80厘米,其他航電設備包括1個數字式自動駕駛儀、多模式顯示器、1套薩杰姆公司的Uliss-52慣性導航系統、1臺克魯澤特80型大氣數據計算機、1臺湯姆遜-CSF VE-130 HUD和1套數字化自動武器發射系統。

「幻影4000」的座艙采用氣泡型設計,視野優良,安裝了馬丁·貝克MK10彈射座椅,兩臺M-53發動機能在無外掛的情況下提供超過1的推重比,最大速度為2.35馬赫,是除俄羅斯外,歐洲國家戰機中最快的一型,作戰半徑也達到了1200公里。武器方面,裝有2門30毫米的航炮,可掛裝空對空飛彈和各種空對地攻擊武器,最大外掛重量為8噸,這個載重甚至都超過了A-10攻擊機——的確是「重型」。

▲航展上的幻影4000很受關注

人們紛紛與之合影

幻影4000成為法國第一款重型制空戰斗機,也是世界上第四款重型戰機(前三是F-14,F-15和蘇-27)。從幻影4000的各項性能數據來看,這款新機戰力強大,性能先進,不僅可與F-15一較高下,其大航程和較高的載重甚至使之具備了執行戰略核攻擊任務的能力。在當時的國際軍機市場上,重型戰機基本上只有美國貨可選,而幻影4000的問世則提供了「美械」之外的選擇,有打破美國壟斷的希望。按理說幻影4000性能好,有競爭力,應該成為一代名機才對,然而事實卻并不像達索計劃得那樣順利。

▲雖然沙特不差錢,也看好幻影4000,但很多方面還得仰仗美國

不敢為了一筆戰機生意得罪老大,何況F-15也不并差多少

幻影4000縱有千般好,但卻有一項最為致命的弱點——太貴,八十年代初的售價達到了3千多萬美元,比十幾年后的F-15還貴。上了那麼多新技術新材料新工藝,性能指標也定的高,而這些都是用高成本堆出來的,整個開發過程差不多花了50億法郎,不賣貴一點怎麼能行呢?其實貴也不怕,中東土豪有的是錢,花得少了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面對經常會緊繃的地區形勢,對先進戰機的需求很旺盛,正是達索推銷新產品的大好市場。

但政治最終影響了一切,美國不會甘心把曾經的盟友送到法國的羽翼下,雖然這方面法國政府可以幫忙游說,但在影響力方面顯然不是美國的對手。在美國施以政治壓力,又表示愿意降價后,本來對幻影4000產生了興趣的沙特阿拉伯最終選擇了F-15,達索的第一單就這樣落空了。

▲幻影2000總共賣出600多架

當初的雙保險起了作用,達索應該慶幸自己的明智

除了沙特外,伊朗也曾考慮過幻影4000,但兩伊戰爭的爆發使伊朗的經費大為緊張,自然也就買不起了,當時的另一個土豪伊拉克,也覺得幻影4000的價格有些離譜,拒絕采購。外銷不成,那麼法國自己總得解決一下吧?但除了那五架試驗機外,法國再也沒采購過一架幻影4000,原因也一樣——沒錢,因為當時大的國際局勢趨于緩和,法國正在削減軍費,當然也就照顧不上了。

達索公司一步趕不上,步步趕不上,難以在幻影4000身上及時收回投入的巨額成本,所幸比較便宜的幻影2000還有銷路,達索公司才沒有虧得底朝天。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中國也曾考慮過引進幻影2000,即使相對便宜,但兩千萬美元的價格對當時的中國來講也實在是太貴了,只得無奈放棄。

達索公司并不甘心就這樣認輸,在1982年的范堡羅航展和1983年的巴黎航展上,幻影4000繼續賣力地表演著,達索公司甚至在1987年的4月25日設法暫停了尼斯機場的一切航班,只為向沙特空軍參謀長法赫德親王展示幻影4000的優秀質量。達索公司的繼承人,老達索之子塞爾吉·達索公開聲稱:「并非只有美國才能制造如此先進強大的飛機!」

但現實是殘酷的,幻影4000最終一架也沒有賣出去,它的歸宿是進博物館——1995年,幻影4000成為巴黎勒布爾歇博物館的永久展品。面對花費不菲,卻最終竹籃打水一場空的現實,塞爾吉·達索悲傷的說:「機會錯過了……這是我們唯一可以與F-15競爭的飛機」。

不過從某種意義上講,幻影4000也不算徹底死去,因為達索公司把研制它所獲得的技術經驗用到了后續發展的「陣風」戰斗機上。吸取了幻影4000的失敗教訓后,陣風就比較成功,性能均衡,費效比理想,不僅法國本國采購,也出口到印度、埃及和卡塔爾,潛在客戶也不少。這當中還有一段小插曲——「神奇」的印度在2005年采購「陣風」之前,居然還曾經考慮過幻影4000,理由也很奇葩——對手不熟悉。倘若印度真的堅持要買的話,那將創造航空史上的一大奇聞,好在印度還沒有被熱帶的高溫徹底熱暈,這種奇思最終被放棄,真正引進的是有幻影4000血統的「陣風」。

雖然法蘭西的重型戰斗機之夢隨著幻影4000的失敗而成了「幻影」,但達索公司并沒有倒掉,憑借幻影2000度過難關后,在后來的「陣風」戰機和民用航空方面還是取得了不錯的業績,并且在傳到第三代接班人羅朗·達索手中時,達索家族還開始四面出擊,進軍金融業(達索投資)、媒體界(費加羅報)、房地產(達索地產)和軟件領域(達索系統),甚至還買下了幾座酒莊,打入了吃貨界——也許你一輩子也不可能開上達索生產的飛機,不過品嘗一下達索酒莊出產的葡萄酒還是可以辦到的。

今天的達索公司,哦不,應該叫達索集團,依然很風光,但是當年的幻影4000卻是一道難以消除的傷疤,不僅老達索因此抱撼離世,法國也錯失了擠入重型戰機俱樂部的機會——無論是誰,不管是發達的美國、蘇聯或法國,還是像中國這樣的發展中國家,都不能搞「軍工大躍進」,否則即使硬著頭皮搞出來,也必定會因為工藝、可靠性和成本之類的問題而付之東流,這是幻影4000,以及許多其它國家的失敗軍工作品帶來前車之鑒。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