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集爆炸!這部連評分都沒有的超冷門四月番,再次印證了三集定律

Ashin 2022/04/20 檢舉 我要評論

在追新番的時候,我們往往可以在第三集對動畫下一個初步的結論。

此時,對于季番來說進度條剛到四分之一,主角們的「英雄之旅」已經開始,世界觀也緩緩在觀眾面前鋪展開來。

而且,有《魔法少女小圓》珠玉在前,在第三集搞個大新聞,似乎已經成新番的傳統藝能。

而在今年四月,有這樣一部原創新番,它還沒什麼討論度,關聯詞條簡陋到連一張圖都沒有。

它的名字是十分繞口的英文單詞組合,而這個名字目前連個中文翻譯都沒有。

即便如此, 這部新番的第三集,依然以其爆炸性的展開,將我牢牢抓住。

雖然我知道,在一部原創番播完之前半場開香檳有多大的風險,但我依然想向大家推薦這部時隔多年再次讓我回想起三集定律威力的原創新番。

這部新番,就是——

《estab-life great escape》

(以下簡稱《escape》)

說實話,我能注意到這部原創新番,完全是因為 谷口悟朗的名字,他是本次企劃的主導者。

這位谷口悟朗,正是大河內一樓專屬藥箱、按著大河內的頭不讓他暴走、創作了《星空清理者》、《反叛的魯路修》等諸多佳作的業界老手。

《escape》的故事發生在近未來的日本,東京既沒有被列強瓜分,也沒有怪獸來襲,只是「散裝化」了。

東京被劃分為許多互不聯通的小區域,每個小區域內的居民都按照各自區域的生活方式安身立命,過自己的小日子。

雖然按部就班的生活衣食無憂,但總會有人不滿于這個被分配的生活,想要嘗試其他的生活方式。

而主角一幫人,這是承接這類委托、專門帶人跑去其他區的「逃離屋」。

「逃離屋」的成員,有3個美少女、1個狼人小哥和1一個機器人。

這個總是帶著笑容、一身粉白的美少女是「逃離屋」的頭領,她總是會笑臉盈盈地請委托人簽下一份免責協議。

「逃離屋」只負責帶人跑出去, 至于跑出去之后,失去原本區域生活保障的委托人無法適應新的生活方式,一概不負責。

如果委托人自己沒決定好去哪個區,她會擲一個二十面骰子來隨機決定目的地。

這個金毛雙馬尾,算是「逃離屋」的二號人物、當前主要戰力。

她擅長使槍,兩把左輪上附了魔,可以打出弧線彈道,曾經是新宿黑幫區最有名的保鏢。

而她也是近些年來為數不多味道賊正的「金發傲嬌雙馬尾」, 她這傲嬌勁簡直讓我夢回十年前。

這個穿著老鼠耳朵衛衣、隨時可能被迪士尼法務部警告的小粉毛是頭頭的小迷妹,本體是史萊姆。

雖然她迷迷糊糊的,經常被爆頭,但是史萊姆可以恢復,所以無所謂!

在液體化之后重新組合回人型,似乎非常消耗她的精力。

小機器人基本屬于吐槽役,經常一句話讓金毛傲嬌破大防。

而狼人小哥目前還沒句正經臺詞,身世也未展開,只知道他使刀賊NB。

動畫大概維持著「一集跑一趟」的節奏,第一集要跑的是三個美少女的學校里的哲學老師。

這位老師因為沒人聽他講課,感覺生活沒有意義,就想逃避。

當這個中年男人看到自己的美少女學生用電擊槍放倒教導主任的時候,他一開始是不相信的。

不過,「逃離屋」很快就展現了自己專業團隊的素養。

史萊姆負責調虎離山,雙槍金毛雙馬尾一騎當千,狼人小哥直接躍入夜空,在一群飛行無人機中用刀開無雙。

而總是微笑的頭頭親自背起老師,像阿湯哥一樣用電子吸盤在摩天大樓的玻璃幕墻外爬行。

兩人邊爬邊聊,老師問她為什麼要從事這麼危險的工作。

這位學生用老師在課上傳授的尼采的話語予以回應,直到這個時候, 老師才知道,至少眼前的這個學生是在認真聽他講課。

當兩人爬上大樓頂端后,頭頭從高樓上射出一根超長的纜索,直接連到另一個區域。

老師要在身上掛上卡扣,沿著這道纜索,滑過深邃的夜空。

或許是因為開弓沒有回頭箭,或許是因為,只有一個學生聽課并不能讓他找到生活的意義,老師猶豫了一會之后,還是沿著這條看不清盡頭的纜索跑向新天地。

第一集向觀眾們展現了一個糾結的中年人形象—— 因為自覺人生無意義,走上了冒險之旅,拋棄了平靜的生活。

然而,他卻在冒險的盡頭髮現,自己所渴望的意義,其實一直都在實現著,只是之前的他未曾發覺罷了。

第二集向觀眾展現的,則是個豁達的老年人形象——這人是新宿黑幫區的頭目。

他是個行走的傳奇,傳言他的槍里只有一顆子彈,這是他對自己「百發百中」的絕對自信。

而他拋下這一切,想要跑出去的原因居然是……

……他想成為魔法少女!

他向「逃離屋」的美少女們展示他一整屋的魔法少女cos裝收藏時,屏幕里的美少女和屏幕外的我三觀都被震碎了。

老爺子,您的尊嚴呢!您整點假面騎士cos也好啊!

在逃離的時候,他還帶著一個手提箱,里面裝的東西想必就是魔法少女cos服了。然而,在他即將成功逃離的時候,他卻把這個手提箱送給了金發傲嬌雙馬尾。

她曾經給他做過保鏢,正是她以魔法自如操縱槍彈的英姿,讓他萌生了「成為魔法少女」的念頭。

在那一瞬間,他一直以來對于「忠義」的信仰都為之改變。

第二集給我的感覺就像個調劑,以整蠱的方式博觀眾一笑,順便完善金毛傲嬌雙馬尾的過去。

而第三集, 制作組就開大了,這一集從一開始就充滿了搞事的氣氛。

池袋被一條鐵路分成東西兩側,東邊是共產主義的領地,西邊是資本主義的領地,這哪里是池袋,這分明就是柏林。

這次是東德的一批芭蕾舞藝術家想到西德去,他們受夠了東德對藝術的審查。

順帶一提,這里的居民,都是企鵝。

他們表演的水上芭蕾,連水花濺起的角度都是精心設計的,他們對藝術的追求堪稱登峰造極,因此才向往西德那邊沒有審查的自由風氣。

這一集的前20分鐘,都像是「蘇聯刻板印象大賞」。

嚴格的審查制度、無處不在的KGB、效率低下的官僚體系……

「逃離屋」也首次翻車,頭頭被KGB企鵝當場逮捕。

在審問中,KGB企鵝不僅對頭頭做了血液檢測,發現了一些奇怪的事實—— 她的體細胞年齡千差萬別。

同時,也向她質問了「逃離」的合理性。

逃離就意味著在沒有任何保障的情況下,把一個人丟入陌生的環境里,任其自生自滅, 他們這樣幫人逃離,究竟是幫人,還是在害人?

頭領也沒有正面回答這個問題,用她一如既往的笑容打著太極,萌混過關,直到她的隊友趕到,把她救了出去。

他們帶著那幫想跑的企鵝芭蕾舞演員坐上了一輛大卡車,一路上演頭文字D。最后,驚險地穿過隨時都有可能有列車駛過的鐵軌「柏林墻」。

歷經九死一生,他們終于逃跑成功了。

直到此時,這一集還只是單純的「蘇聯笑話」,然而,在ED后的2分鐘,卻來了出反轉。

跑到西德之后的芭蕾舞演員們,并沒能在沒有審查的自由世界里自由地追求藝術。

這里雖然沒有審查制度,但有殘酷的市場選擇。

這些連濺起的水花都要苛求的藝術家企鵝們不得不開始整「狠活」, 為了混口飯吃,為了觀眾們的喝彩。

畢竟,陽春白雪的藝術追求曲高和寡,要恰飯的嘛,那不就只能整狠活嗎?

這一集表面上寫東德人跑到西德,被東德的審查鐵拳和西德的市場鐵拳輪番暴打。

可是,審查制度這東西可不是東德獨有,現在和西德穿一條褲子的日本,動畫業界脖子上名為審查制度的絞索也是越收越緊。

Staff們借著這層東西德的皮,究竟是在罵什麼呢?

抑制這幫企鵝藝術表達的原因,抽象出來其實就兩個, 一是審查,二是市場選擇。

審查是套在他們脖子上的絞索,時緊時松,但總之還能留他們一口氣。

但市場選擇會直接斷了他們的糧,如果不順應市場的選擇,那可是一口飯都沒得吃,直接餓死。

如果說,去年的《逆轉世界的電池少女》,是在以戲謔的手法笑罵審查。

那《escape》的第三集,則是借著鍵政的皮,暗搓搓地在罵 「這屆觀眾不行」。

跑去西德的企鵝,焚琴煮鶴開始整狠活的模樣,正是谷口悟朗這樣的老前輩對現在業界「一季新番一半異世界輕改」的自嘲。

有意思的是,staff們特地給審查和市場選擇分別披上了東德和西德的外衣,將它們升格為「意識形態」。

說到底,staff們寧愿對資本主義重拳出擊,也不敢明著罵一句「這屆觀眾不行」。

《電池少女》罵審查制度時重拳出擊,《escape》罵觀眾就唯唯諾諾、拐彎抹角,屬實是把自己的定位整明白了。

從目前已經播出的3集來看, 《escape》絕對是一個在表達上很有想法的動畫。

它的3D建模也許有點欠費,但它想要向觀眾傳達什麼的決意,我確實感受到了。

接下來,「逃離屋」的眾人們,又會帶著怎樣的偷渡客,通過什麼腦洞大開的方法跑去新世界呢?不妨讓我們一起拭目以待吧。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