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故事:老婆帶娃跟人私奔,我每月按時掏撫養費,兒女卻只肯認后爸

Ashin 2023/02/10


曲老二的老婆跟人私奔了,還帶走了他的一雙兒女。

自此,他養魚、養蟹辛苦掙錢就是為了給孩子。

可誰想,兩個孩子竟然都不認他?

1

曲老二打了半輩子光棍,干的最多的事,就是窩里橫。

曲家莊傍水臨山,祖祖輩輩靠捕魚討生活,改革開放后,村子里開始承包魚塘,曲老二手腳勤快,又吃苦,他包了兩個塘,養魚養蟹,白天忙的四腳朝天,晚上一個人灌酒,不喝的天旋地轉不罷休。

喝多了便不消停,四處撒酒瘋,罵人砸東西是家常便飯,酒壯慫人膽,平素里不敢說的話,借著酒勁發瘋,跑到村子里逮誰罵誰。

但他酒醒后,逢人點頭哈腰,唯獨見了自家大哥,揚著嗓子罵:「曲老大,看你那個求樣子,一輩子啥也弄不成。」

大哥曲大元,和曲老二恰恰相反,他不抽煙不喝酒,勤勞穩健,悶葫蘆一個。

曲老二罵他,他不言語,舉著洋鎬該干啥干啥,曲老二打小就這樣,他一直以為老大是窩囊廢,怕他,索性幾十年蹬鼻子上臉,把所有窩火的氣都撒在老大身上。

但他不知道,他向來瞧不上的老大給他擦了半輩子屎屁股。

而這一年的冬天,他明白了一切,也都晚了。

2

曲家莊的冬天一向不下雪,最冷的時候也是下雨。

這一年卻異常怪異,不但下了雪,氣溫還驟降,好多漁塘主都沒有準備,塘里的魚蝦死傷近半,曲老大損失最大,漁塘里的魚蝦幾近死光了。

但這還不算是最麻煩的,最麻煩的是,曲老二在氣溫驟降的前又喝了個爛醉,他跑到村西老楊家,罵了人家的祖宗十八代,還把人家的玻璃砸了個稀碎,還不算完,爬在人家菜園里薅掉半園子白菜。

老楊家的二兒子一氣之下,叫了幾個人,把曲老二打了個半死,那夜雪落的緊,曲老大找到曲老二的時候,曲老二蜷縮在大路上,雪鋪了一身,遠看去,像個凍僵的白毛熊,他扶起他,他滿是血污的嘴里念叨著:「靈秀。」

靈秀是他老婆,十幾年前帶著兩個孩子和人私奔了,自此,曲老二和老母親生活在一起,他養魚養蟹都是為了能給一雙兒女添錢,他怕他們老了不管他,事實上,他們除了逢年過節回來和他伸手要錢,早已不管他的死活。

曲老大弓下身,費力的背著他的兄弟,他一步一步往回走,走著走著雪就落白了大路,村子里的人們急急忙忙的去搶塘里的魚,他背著曲老二回家。

第二日,楊家人來要索賠,玻璃和菜園子一共算下兩千元,曲老大提著菜刀,他決定給他的兄弟討個公道。

可酒醒了的曲老二一把奪過曲老大手里的菜刀,他瞪著眼珠子罵:「曲老大,你求也不懂,我曲老二的事,不要你管。」

說完,朝著老楊家的人說:「兩千就兩千,過兩天讓狗娃回來拿,誰拿都一樣。」

「不行,現在就要,我玻璃不要裝了,狗娃拿是狗娃該拿的,這是賠償費。」老楊頭吼道。

曲老二笑嘻嘻把錢遞上去,老楊頭哼一聲揚長而去。

「曲老二,十幾年前,他家老三帶走了你的媳婦和兩個娃,那可是奪妻之恨,你怎麼能活成這個熊樣?你還有沒有點骨氣。」曲老大憋在胸口多年話終究沒忍住脫口而出。

「我掙錢為啥?我就是為我的娃,他老楊頭的錢早晚也是我狗娃的,你懂個求,趕緊滾。」曲老二敢罵的還是老大。

3

楊家老三死在自家魚塘里是隔天后。

村子里的人一直忙著修整自家的魚塘,都以為楊家老三是回來幫著二哥搶修上凍的魚塘不慎落水的。

直到警察上門,人們才驚醒,楊家老三是被人殺死的,村子里的傳言越來越兇,有人說親眼看見楊老三被打撈上來的尸體,肚子前后穿了洞。

楊老三是誰殺死的?怎麼死的?一時成了村子里議論紛紛的熱談。

直到曲老大被帶走,村子里的人還蒙在鼓里,他們想來想去曲老大也沒有殺楊老三的理由,雖說楊老三拐跑了兄弟的媳婦,可兄弟一天到晚騎在他脖子上拉屎,他不可能也絕不會為他舍命。

就連他要被帶走那一刻,曲老二依舊和警察罵罵咧咧,說他家老大一輩子窩囊,家里老婆都怕,怎麼可能殺人?

可曲老大臨上車來了句:「老二,人就是我殺的。」

曲老二傻了眼,他做夢也沒想到,他一向瞧不上的老大殺了人,還是他最恨的人。

就在村子里的人為曲老大扼腕嘆息的時候,曲老二進城了,他平生頭一次去看他的大哥。

隔著一扇厚厚的玻璃,曲老二叫了聲:「大哥。」

多年的積怨惹來曲老大一陣劇烈的咳嗽,之后便是沉默,良久他才說:「你好好的,往后少喝點酒,狗娃還指著你嘞。」

「大哥,你不該替我背這個鍋。」曲老二話一出口,曲老大的臉瞬時漲的通紅,他激動的壓低嗓子道:「老二,你莫要再干傻事,聽見沒,你是老娘的心頭肉,她老人家還等著你回家嘞。」

「大哥,十幾年前,張靈秀干出那樁事,我就打定了主意,這麼多年,思前想后,想等兩個娃都長大了,把她兩個一起干掉,像狗日的西門慶和潘金蓮一樣,但狗娃有了娃,我心軟了。

娃不能沒有娘,孫娃不能沒有奶奶看,我沒下得去手,但楊老三,我等了十九年,他帶走狗娃十九年,我捅了他十九刀,楊家魚塘里剩下的魚都吸上楊老三的血,他的肚子成了篩子眼。」

說完他突的哈哈大笑,繼而又痛哭流涕,笑完哭完,他摸了把眼淚鼻涕講:「大哥,我這一輩子最開心的就是有你這個大哥,這次,你一定要像從前一樣,把我背回去,你不知道,每次喝的爛醉,爬在你背上,不知道有多美,像睡在云里一樣美。」

「老二,你不要去,大哥老了,沒幾年活頭了,你還年輕,不要去,大哥求你了。」可任憑曲老大在里面怎麼樣劇烈嘶吼,曲老二還是昂頭挺胸背向而行。

多少年來,曲老大仿佛又看見幼時那個淘氣炸雷的渾小子。

曲老二自首了。

楊家老三是他殺的。

行刑那日,天灰蒙蒙,曲老大備了一件棉襖,狗娃也去了,他租了一個拉尸體的車,但曲老大還是執意要背他的兄弟回家。

這是他最后一次背他回家,雖說路有些遠,他還是固執己見,走了一里多路的腳力,他想起他從前喝醉了,他背他回家的情形,仿若眼前,他喊了聲:「老二。」眼前一黑暈死了過去。

再醒來,他回味了剛才的夢,夢里老二跟在他屁股后面,從哪一天,他們兄弟開始鬧隔閡的。

就是那年張靈秀領著兩個孩子偷跑了,他恨老二不爭氣,不但不像個男人,還一再給她們母子花錢,現在想想真后悔,若是那些年不說這些話,老二或許不會半輩子守著一念惡。

最終無善終。

(原標題:《余生一念》)

本故事已由作者:北方北,授權每天讀點故事app獨家發布,旗下關聯賬號「談客」獲得合法轉授權發布,侵權必究。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